文艺鸽

文艺鸽

□张六逸

43号宿舍北面是百岁泉。初秋开学,池水缓流,荷花、睡莲、水竹芋依然盛开。睡莲有蓝紫的尖尖的花瓣,清晨时只会害羞地微张,待到正午,才完全开放。混在这些水生植物里的还有一丛美人蕉,很不识趣,喧宾夺主,花朵鲜艳夺目,朦胧夜色下一眼就可辨识。

每每从43号赶往美院上课,途经百岁泉,总会瞥一眼掩映在花丛后的达利雕像《海神》,然后就自然而然被小广场上的群鸽吸引。它们一起飞向影院的楼顶,或是在美术馆上空盘旋。在百岁泉边的台阶上经常能见到雪白的羽毛,我捡拾回去当作书签,也算是物尽其用吧。

鸽子们总会在傍晚归巢,它们的家就在43号的屋檐下。住在北面低层的学生们最为苦恼。阳台上到处留有雪痕,都是拜鸽子所赐。洗好的衣服鞋子倘若晾晒于外,稍一疏忽就会遭到空袭。而转过西北角,鸽子的攻击概率立马降低。我幸好住在西北角上,朝西,阳台和衣服几乎不会被殃及,只偶尔会有一两朵细绒毛飘进来。去年还住校外,偶经43号,见宿管阿姨用长竹竿击打鸽子筑巢的檐梁,哗啦啦飞走一大群,有机灵的知道只是吓唬,依旧不慌不忙,慢慢踱步。

前日回宿舍,一只白鸽挥着翅膀,一步一级台阶,稳稳当当地爬楼梯,上到半层便气定神闲,双目炯炯与我对视。转角,走廊上又一只,已快步入房间了。以前有同学与我提鸽子误闯房间,一直冲撞玻璃,同学把能开的窗都开了,依然飞不出去,颇费周章才送走它。

故乡的家中也常有鸟儿来居住,不过是珠颈斑鸠,又称野鸽子。母亲喜欢植物,家里有一个空中花园。父母双休日头等大事就是伺弄它们,爱花胜过爱我,令我经常暗暗吃醋。野鸽很喜欢这样的环境,每年都会来做窝。头一年还是我在上高中的时候,就在书桌前孵蛋,陪我埋首案几。晚7点往后,做事就得轻手轻脚了,拉上窗帘,开一盏柔和的灯,细声低语。鸽子仿佛也通人性,一点也不怕人,我们相处融洽。刚出生的小鸽子毛癞癞,睁不开眼,但成长很快,约莫一两周就能大得许多,羽毛蓬松,开始叫唤了。再过几天便可在巢旁走动,然后忽而一天,在还没有意识过来的时候,巢就空了。第一次时我伤心好久,期末考前给离家的鸽子写了一封长长的信,几欲落泪。此时,信已不知丢往何处。

再往后,每年都有野鸽来做窝,地点也固定在客厅窗外长满蔷薇、紫藤和金银花的木架上。今年已有三波出窝,第四波也已开始孵窝,像是互相约定好排号一样,这家走了那家来,时间衔接得正好。

暑假归家,偶闻一楼屋檐下有燕巢,以前我没见过,很是稀奇,特地去寻。日暮中只见小小一个碗状泥巢筑在墙角,四五只燕子头在巢外,身子全缩在里面,感觉很拥挤。后来外出,河畔、草地上时常能见到燕子轻盈的身影,立马觉得居家之处更加美好了。燕子在民间是一种吉祥鸟,听说燕来谁家,谁家降福。母亲在一个街区外的超市屋檐下又发现了五个燕巢。有人细心地在巢下卡了纸板,以防掉落。这里的燕子活动范围就大了许多,长长的横梁上皆可以散步睡觉。我们每晚散步经过时,都要看一眼它们有无乖乖入睡,没藏好的白色小肚皮一动不动,就是睡了,偶尔会有顽皮的立在那里贪看夜色。近日,母亲说那家超市要拆迁了,台阶被炸开了花,而小燕子们还安睡在巢中。一日有家就尽享一日的福分吧,但还是希望房子能迁延到燕子飞往南方的时候倾圮。

相较起来,百岁泉的白鸽太幸福了,而且太无法无天了,几乎无视我们的存在,如山大王,毁衣抢食,攻城略地。向晚时分齐齐立在廊檐下,43号楼俨然成为了它们的,我们小心翼翼地,惹不起,躲得起。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