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管闲事的二柄

爱管闲事的二柄

□黄红卫

赶在天黑前,二柄去了幸福派出所。

二柄抻着脖子说:“找管事的。”一胖警察站起来说:“这里都是管事的。”二柄说:“原来这么多管事的。幸福路顶头那家美容店,你们管不管?”胖警察说:“人家开美容店关你什么事?”二柄摊着两条胳膊:“怎么不关我的事?三牛喜欢。三牛与我光屁股玩大,我俩见天抿几口,怎么不关我事?”胖警察说:“叫三牛别去不就得了。”二柄打量着胖警察:“三牛熬不住的。三牛胖,比你还胖,精力充沛。”胖警察说:“没接到报案,不好管。”二柄说:“这就报。幸福村拆迁改造后,家家户户分得多套房子,不单房子,还有票子,凡男满六十女满五十者,一律享受退休待遇。”

胖警察拿出备案本。

二柄说:“下晌时,三牛出去遛弯,三牛天天遛弯,这不能怪三牛,不遛弯干啥呢?种地?地用围墙围起来了;寻活干?嫌过了六十;与子女靠拢靠拢?子女在外地,跑来跑去不方便。三牛看见美容店大门敞开,里头一长溜沙发,心想歇歇脚。屁股没坐稳,过来一高个女子,问带钱了没?高个女子皮肤雪白香气扑鼻。三牛说没带钱。高个女子说不带钱进来做什么?高个女子喊过一矮个女子,矮个女子也是皮肤雪白香气扑鼻。”

胖警察放下备案本,盯着二柄说:“她们白她们香关你什么事?”二柄说:“别看她们白她们香,神色说变就变,一个捉三牛手一个搜三牛身,不是抢劫是什么?”胖警察眨眨眼睛:“抢了多少?”二柄指指两只脚:“两张,一只袜子一张。”胖警察说:“幸亏两张。”二柄说:“假如二十张、二百张,不也被抢。”

胖警察合上备案本,说:“三牛自己不来?”二柄说:“你们到底管不管?”胖警察说:“证据呢?谁能证明她们抢钱?别倒过来咬你占便宜。”二柄急了,脸上青筋横条竖条:“三牛没动她们一根指头,反被摸了裤裆。一大把年纪,被女人摸裤裆,霉不霉?”

胖警察说:“实在无聊,去小区活动室下下棋打打乒乓球。对了,还可学学广场舞。”二柄说:“除非美容店关门,不然,三牛仍要去。”胖警察撇撇嘴:“没法管。”二柄说:“没警察管不了的事。”胖警察端起茶杯啜了口,挥挥手:“回去吧,以后别去那种地方。”

二柄在幸福路徘徊了几个来回,迷离的灯光,映着二柄忽长忽短的身影。门没关严,留了一道缝。二柄把头伸进门缝,矮个女子叫了起来:“姐,那人又来了!”高个女子冲过来,气势汹汹:“去去去,出去!”二柄说:“你们还我钱!”“谁拿你钱了?你有钱吗?一副瘪三样,快滚!不然报警,抓你去派出所!”高个女子连推带搡。二柄抱住门框:“还钱!不然没完!”矮个女子踹起一脚跟,又一脚跟,二柄捧着肚子“哎呦”一声,门“砰”地关上了。

二柄跌跌撞撞去派出所。胖警察在打电话。二柄说:“美容店打人啦!你们管不管?”胖警察放下电话:“怎么又是你?”二柄说:“他妈的还会武功,三牛被打伤了,打人犯法!”胖警察说:“这会儿没人手,下班的下班,出警的出警,我得看家。”二柄说:“三牛腿坏了,躺在那儿,到底管不管?”胖警察说:“把三牛弄回去,一觉醒来没事了。”

二柄折回幸福小区,二柄记得车库里有机油。此时子夜光景,二柄伸出枯枝样手指,笃……笃……笃……有人应声,是矮个女子的声音。门开处,“轰”的一声,二柄把点燃的棉纱抛进去,返身朝派出所扑去……

胖警察瞪大眼睛:“你……?”二柄说:“再不管,三牛杀人了!”说话间,俩女子追了过来。俩女子围着二柄喊“大叔”,说:“大叔大叔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还你老钱。”高个女子掌心托着两张十元票子。二柄学胖警察样挥挥手:“回去吧,看喊叔的分上,这事算了,不过你们得听叔一句劝,关了美容店,去做正经事。”

胖警察得意:“我就认定你是三牛。”二柄更得意:“我是二柄。三牛在家里睡觉。三牛动不动钻美容院,家里鸡飞狗跳,婆娘要死要活。”“你是二柄?”胖警察忍俊不禁,“还有自己说自己‘二柄’的。”二柄有点难为情:“爱管闲事惯了,大家说‘二柄’惯了。”

胖警察正色说:“要不这样,派你做幸福社区治安义工。”二柄反应极快:“带上三牛。”胖警察说:“还有谁?”二柄说:“就三牛,我俩见天抿几口。”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