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叔叔有点可怕

那个叔叔有点可怕

□蘑菇

小时候我家是住在单位集体盖好的小区里,可能因为住在里面的绝大多数都是“自己人”,爸妈对我格外的放心,经常随我自己在外边野到晚上不回去也不担心。

那个时候,一个院儿里总有些年纪相仿的小伙伴一起玩,到了饭点儿该回家的时候,陆陆续续就有家长出来叫孩子回家吃饭。

当时有个小弟弟的爸爸,总是摇头晃脑的向我走过来,不怀好意地笑着,操着一口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口音,说:“你爸妈呢,不出来叫你回家吃饭?”“要不要跟我走?”“他俩是不是不要你了?”

问个几句,得不到我的回答,就拉着小弟弟慢慢悠悠地走了,还时不时回头看我一眼,露出那种难以描述的笑容。那个时候习惯性随便去邻居家蹭饭的我,愣是没跟他走也没搭话,心里头一回对一个人有了清晰的坏人的定义和形象,可能是当时他的表情语气真的很狰狞,也可能是他脚上的尖头皮鞋很像是电视剧里坏人的标配。

虽然我压根儿不相信他说我爸妈不要我了这句话。

某天跟小伙伴们照例在院子里野,一群叔叔阿姨们说笑着走过来,看到我爸爸也在里面,我眼前一亮,丢下手里的东西就飞奔过去,却在看到那个叔叔的时候生生停住了。大人们互相在介绍着自己的小孩,只有我呆呆地和那个叔叔对视。

“哪天你爸妈不在,没人的时候,我就把你抓走卖了。”“卖到山里,你就再也回不来了。”他说着说着,还有要伸手拉我的动作。我快步跑开,第一次没有玩到小伙伴都回家就自己走了,背景里大人们大声的说笑都没能让我觉得安全。当时没心没肺的我第一次开始有了害怕的感觉。

没过多久,某天我在幼儿园里和小伙伴们打成一团的时候,突然被老师拎走,说有家长来接我早点回去吃饭。毕竟那个时候爸妈下班时间比我放学还晚,难得不用等他们还能早走。太棒啦!

但等我冲到教室门口的时候,笑容凝固在脸上了,因为我看到来接我的人是那个小朋友的爸爸,那个偷偷笑着说要卖了我的叔叔!

老师跟我解释说我爸爸妈妈和他们远来的老同学们一起吃饭,让这个叔叔顺路接我过去一起吃。今天就不用继续上课,可以先走了。

当时五六岁的我大脑高速运转:

“不可能,我爸妈怎么可能出去吃饭不接我回家,这从来没有过。”

“他真的要来把我骗走了。”

“他真的要卖了我。”

“怎么办,我再也回不了家了。”

那一刻,我感到了深深的恐惧。

然后,我故作一脸淡定地给了老师几个字:“我不认识他。”

至于故事的结局——这个叔叔确实是我爸爸妈妈的同班同学,也是爸爸的好哥们儿,一个爱乱开玩笑逗小孩的大人。

据说当时他把身份证、驾照甚至买东西的小票,但凡他身上有的东西全拿出来证明身份,还让我爸妈给我打电话解释。可我只有三个字:“不认识。”

他万幸没被同样紧张怀疑的老师报警抓走,终究是解释清楚了。

我被幼儿园老师树立典型;他则被单位的叔叔阿姨们嘲笑到了现在,基本是每次饭局必出话题。毕竟小时候的我,是个自来熟到不用食物都能领走的小孩。

大人们,千万不要胡乱逗小朋友,我们小,但我们有着自己对世界的看法和清晰的判断,虽然单纯天真,但是也有着敏感的小心灵。

大人们随便说的话我们真的是很认真的。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