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满园丝瓜香

秋风满园丝瓜香

□孙同林

国庆节那天,在作家群里,看到周建忠教授七首咏农家蔬菜花的诗,其中一首咏丝瓜花:“黄花五出自妖娆,一朵新晴翠烟摇。厚重修长依桂影,迎风擢秀寄兰苕。”普通的丝瓜花在教授笔下变得得满含画意。

作家对丝瓜似乎情有独钟,写丝瓜花和丝瓜的人不少,龙应台的散文《慢看》里有一段话:“我想有一个家,家前有土,土上可种植丝瓜,丝瓜沿竿而爬,迎光开出巨朵黄花,花谢结果,累累棚上。我就坐在那黄泥土地上,看丝瓜身上一粒粒突起的青色疙瘩,慢看……”对她而言,“慢看”是一种令她向往的奢侈生活,其实,在农村这很容易做到。

丝瓜是乡下的一种廉价植物,只要你种下,并不需要精心打理,她绝不惜力。丝瓜喜欢爬高,但你不搭架,她也一样能滋生蔓延,在草丛间,在残垣上,在枯枝上……不讲究,不挑剔,然后,在繁茂的绿枝翠叶间镶嵌一朵朵金黄。不久,花儿凋谢了,就有了妞,又成了瓜,再过些日子,农人厨房里便飘出馨香……

乡里人家,常见两户或几户人家合一堵篱笆(围墙),春天的时候,左邻或右舍在篱笆边上种一塘两塘丝瓜,丝瓜藤蔓便悄悄爬了上去,逶迤前行,并不管你家我家他家。

丝瓜的藤蔓赏心悦目。夏日的清晨,丝瓜的叶与花清新灵动,在风中袅娜生姿,暗香浮动,站在丝瓜藤下,好似临近一帘瀑布,内心便满是诗情。秋天到了,那堵篱笆墙必是“满架秋风丝瓜花”,任你慢看快看都可以,乡下的老人,一边在丝瓜下漫步,一边看丝瓜,你还要他多“慢”!

丝瓜入肴,自古有之。齐白石喜欢画丝瓜,他曾说:“小鱼煮丝瓜,只有农家能谙此风味。”想必老先生是很喜欢丝瓜的。丝瓜属于小家碧玉,做菜时永远充当着配角。小时候常吃母亲做的丝瓜炒蛋,可谓是色香味俱佳,丝瓜的青碧中配着鸡蛋的金黄,丝瓜的香气里透着鸡蛋香。秋天,我更喜欢用丝瓜烧白汤鱼,青碧的丝瓜,配着乳白的鱼汤,虽然色相不及丝瓜炒蛋,其鲜美过之。

《本草纲目》说:丝瓜“老则大如杵,筋络缠纽织成,经霜乃枯,帷可籍靴履,涤釜器,故村人呼为洗锅罗瓜。”是说老丝瓜的筋络可用来洗锅碗,现在的人图省事,多用清洁球、洗碗布,这种曾经的环保产品使用者已经极少。

近从百度上得知,丝瓜具有清热消暑,解毒凉血等功效,而且,丝瓜中含有多种维生素,常吃丝瓜可以增强人的免疫力,云云。

丝瓜浑身是宝,的确是好东西。

从丝瓜的品行看,这是一种恋家的植物,即使爬得再高,走得再远,根永远留在原地,留在家里。而且,丝瓜爱回头,走几步,就要回头看一看,似乎是在看自己的根基,看篱笆的疏密,看院墙的高低,看蓝天下村舍上袅袅的炊烟……丝瓜的平凡,就像农人的平凡;丝瓜的无私,就像农人的无私;丝瓜的馨香,就像农人的馨香。

丝瓜藤蔓为什么总是努力向上攀缘,原来是想在高处回望自己的家门,是想望望远处渐渐长大的儿女。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