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泡面的爱情

一碗泡面的爱情

□黄丽娟

她是外来媳妇,贵州人。每次有人问及她为什么来到这个小城,她总会笑着说,被他骗过来的呗。他,就是她的老公。

她和他是大学同学,但两人在大学里并没有谈过恋爱。结婚后,他才主动承认,其实早在大三那会儿,他就暗恋上了她,只是一直没有勇气跟她表白,白白错过了在大学恋爱的浪漫时光。

那天,大学毕业典礼一结束,同窗好友们互道珍重,各自分道扬镳。他跟她也说了再见,但就说了这两个字,没有再多说其他一个字。

8月的一天,她正在家里百无聊赖地看着书,发着呆。他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犹如空降兵一般。看着她惊诧万分的表情,他微笑着解释说:“我的店就开在你家附近,欢迎你有空的时候来店里坐坐。”

“什么店?就在我家附近?”她更加吃惊了。

“走,我这就带你去看看。”他不由分说地拉起她的手就往外走。她不敢看路人投来好奇的目光,低着头,任由他拽着自己的手。她只感觉到他的手很有劲儿,掌心里热乎乎的,潮潮的。说实话,从小到大,除了被爸爸牵过手,还从来没被哪个男子牵过手呢。她面红耳赤,心里像揣了一只小兔子,莫名地生出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到了他家的店一看,原来,他和他的爸爸开了一家小五金店,真的离她家只有三四公里远。

她很纳闷:“你们为什么把店开到这里来呢?”

“我们之前来考察过,觉得这里开五金店有前途呀!”他没有说破自己心里藏着的小九九,就找了这个理由来搪塞。其实,他是为了她才跟父母强烈要求将店开在这里的,而他父母不放心,所以陪着一起来了。

她当然没有怀疑。因为她居住的小城这两年正在搞大开发,大建设,很多投资商都瞄准了这里,纷纷来这里投资办厂。小城的房价都已涨了很多,有一个地产商很高调地说:“未来五年,这里的房价将会翻两番。”此言一出,立马又吸引了很多房地产商前来投资,也吸引了很多炒房的人。

自从这一次见面后,他隔三岔五总会找到一个理由去见她。比如让她帮一个忙啦,问她借一样东西啦。借的最多的是书。有借当然就有还啦,于是一来二去,两人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多。原本就是同学,再加上这一阵的接触,她对他的好感越来越多。

他是个头脑活络的人,又很懂礼节。每次来她家里,总不会空手的。不仅给她买礼物,还给她父母买。知道她爸爸爱喝酒,他就买了酒来陪她爸爸一起喝,两人有说有笑,倒也很投机。她爸爸私底下问她:“你觉得这个小伙子怎么样?我觉得他人很好。”她笑而不答。

两年后,她接受了他的求婚。正当两人商量回他老家办喜酒时,她的父母提出来,让他入赘,做上门女婿。因为,她家只有一个女儿,不舍得嫁那么远。更何况,他家的店就开在这里,如果一直在这里生活下去也不错,这个小城一定不会比他的老家差的。

他的父母一听,坚决反对。要知道他们也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要让儿子做上门女婿,门儿都没有。

两亲家为了这件事,争执了好久,谁也不愿退让一步,害得他们两个夹在中间受气。在他们看来,两家都只有一个子女,上门女婿和嫁进来的媳妇都是一回事,没啥区别的。以后,两人轮流着往两家走走就可以啦。可老人们的观念就是跟他们不一样。

他的父母为了彻底斩断她父母的想法,就将五金店撤了,在上海开了一家新店。他还没有能力独立开店,只好眼睁睁地看着父母做出如此决绝的事。就像牛郎跟织女一样,他和她之间自此隔了一条大大的天河。

她的父母不允许她再跟他联系,说比他优秀的小伙子多的是,用不着在一根藤上吊死。然而,她心中只爱着他。万般无奈之下,她割腕以死相逼父母,幸好发现及时,才没酿成悲剧。看到女儿如此死心塌地地爱着他,她的父母终于妥协了,同意女儿嫁过去。

他后来才听说她割腕的事。他既心痛又愤怒。心痛的是她忍受了这么多的苦,受到了这么大的伤害;愤怒的是她不爱惜自己的生命,也不在意他俩之间的爱情,竟然愿意舍他而去。他说:“如果没有你,我会比你更痛苦。”这句话,让她感动了好久好久。直到现在,她都记得。

结婚后,两人没有去上海跟他父母一起经营五金店,而在他的小城开了一家很时髦的泡面店。说时髦,是因为这里的泡面跟传统意义上的泡面截然不同。看,光泡面的种类就多达100多种,都是全球好吃的泡面,仿佛一个泡面博物馆。最为亮眼的是,原本简简单单的泡面,经过各种配菜加料、严格的煮面时间以及对水温水量的控制,瞬间华丽转身,变成了一碗充满文艺范、有情怀的泡面。小小的泡面店吸引了众多食客,生意十分火爆。

她说:“我们把一碗简单的泡面做出了仪式感。”

他笑着补充道:“其实,经营爱情和婚姻,又何尝不是这样的呢?”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