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朗诗述小宛葬花

陈朗诗述小宛葬花

□彭伟

《红楼梦》中关于黛玉葬花的情节极为感人。俞平伯先生认为“葬花一事,无论任何,系受古人的暗示而来”。古人葬花者,先有唐六如,后有董小宛。虽然俞先生未必认为黛玉葬花受到董小宛葬花的影响,但是小宛葬花应当可信,以至近人多有诗作吟咏。

据《海盐县志》记述,小宛与冒襄避乱于海盐,有传小宛在今南北湖葬花。此处成为景点。直到1936年,著名学者、作家阿英(曾在苏北参加新四军抗日)在《浙东访小说记》中录有“晚饭后,到鸡笼山董小宛葬花处玩了些时”。近年来,有人在海盐又发现了埋于山中的小宛葬花的石碑。种种证据显示,小宛葬花并非空穴来风。吴定中先生广泛搜集史料,在《董小宛汇考》中录有多首相关诗作,兹录部分如下。

朱南田(1916—1988),海盐六里人,南社社员,丰子恺弟子,工诗书。他有数首:

《暮春游永安湖访董小宛葬花处》

春暖江南长翠微,旧时芳冢认依稀。犹留残碣牛磨角,剩有残花蝶晒衣。山色湖光今似昔,花香人影是耶非。我来蹀躞鸡山麓,不见姬归见燕归。

《澉水乡歌一百首》三八

影梅忆语记分明,避地盐官事有征。乱世佳人伤逝感,葬花原是女儿情。

《澉水怀古》其三

湖滨避乱佳人住,公子多情忆语辞。昔日葬花何处是?斜阳影里立多时。

蒋雨田(1919—2000),海宁人,工诗书,园林家,金庸外表甥。他有两首:

《董小宛埋香冢》(一)

流寓埋香万点春,鲛绡泪浥绮罗人。南朝金粉飘零尽,一例飞花历劫深。

《董小宛埋香冢》(二)

避地曾低古盐官,二百余年结古欢。咫尺埋香检书地,各留芳躅在湖干。

田遨,1918年生,济南人,工诗词。他有一首:

《题董小宛葬花词》

潇湘妃子惜芳辰,小宛埋香傍水滨。爱美要教香不灭,葬花原是补天人。

除去《董小宛汇考》中记述的诗作,笔者在友人陈朗先生的《西海诗词集》中也发现两首相关作品。陈朗(1924—2017),浙江温岭人,诗人、剧作评论家,著有《周昌谷评传》等。陈先生有海盐之游,撰有《海盐杂咏》十一首。其中一首如下:

色香味俱影梅庵,忆语犹堪细细谙。赞佛吴诗殊恍惚,疑团应取此同参。

陈注:清顺治二年乙酉冒襄董小宛曾流寓盐官,五月南京为清兵所破,又曾避难海盐,事具《影梅庵忆语》。关于小宛被掳,入清宫之聚讼,无论持肯定或否定态度者,皆联系董鄂妃与顺治帝出家事,并引吴梅村《清凉山赞佛诗》为证。

寥寥数句可知,陈先生读过《影梅庵忆语》,确认小宛曾随冒襄寓居海盐,躲避兵燹。至于小宛就是董鄂妃的说法,虽然不一,均是源自吴梅村《清凉山赞佛诗》。诗中写道“可怜千里草,萎落无颜色。”“千里草”即“董”,因而此句常常被指写的“董小宛”。此外吴氏还有诗作《题冒辟疆名姬董白小像八绝》:“欲吊薛涛怜梦断,墓门深更阻侯门”,使得小宛之死扑朔迷离。小宛是死,还是入宫,已成为“董小宛”是否是“董鄂妃”的关键,这也成董小宛是不是林黛玉原型的关键。至少在葬花细节上,陈朗认为小宛葬花是与《红楼梦》有关的。他的另一首诗,可以为证:

一抔净土董开端,林妹方从如是观。史事稽年偏漏此,阿爹此日正盐官。

陈注:传小宛曾在海盐南北湖葬花,其地在北湖鸡笼山之唐家湾。予友脂雪轩主著《红楼梦新证》一书,其第七章《史事稽年》,篇幅特长,起自明万历二十年壬子,迄乾隆五十六年辛亥。他日遇轩主,当请在再版时,于此章清顺治二年乙酉中补入小宛葬花事,必为红楼之考证生色不少。按《红楼梦》第二回叙黛玉父林如海钦点出为巡盐御史。

尽管董小宛作为林黛玉的原型滥觞于索隐派的著述,但是陈朗先生在诗中基本上认同这一观点,因为诗中直接点出了“董”小宛葬花和“林妹”葬花之间的关系。同时他又想到林黛玉的父亲为盐官,与“海盐”互有暗示。从诗到注,陈先生十分迫切地希望将小宛葬花的事实告诉脂雪轩主(红学家周汝昌先生),请他在《红楼梦新证》中加入小宛葬花一事。陈朗、周素子伉俪与周汝昌先生友情深厚。听素子老师说起,常常是汝昌先生一份手示到了,有文有诗,她负责回信,陈先生负责和诗。周先生对于陈朗的才华还是认同的。因此陈先生的介绍,周先生应该有所重视。《史事稽年》中的清顺治二年原本录有清军纷纷攻下江南诸地、南门灭亡和多铎自江南班师回朝的消息。如果再将“小宛避难海盐葬花”补入,更加使得读者浮想联翩:小宛被掳的说法也未必全无道理。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