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困境

美丽的困境

□阿朱

蒙田曾经说过,“按自己的能力来判断事物的正误是愚蠢的。因为我们本身的看法常常充满矛盾。”所以,一些聪明的表达常常绕过了看法,只是表达,而这种表达的终点常常通往真正的目的地。于是很多人在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会去选择听听歌。然后心结松动不再纠缠,看上去没有解决任何问题,但完全换了心境。

也许这就是那么多年喜欢听歌的原因。歌里唱的纷繁云集的人类情感,都是生活表面的油彩,人们在虚拟的色彩里乐此不疲如同吸食鸦片,任何欢愉都比不上实现自我,而音乐的带入感就有这样的魔力。听好声音的赵家豪吉它弹唱《慢慢喜欢你》,莫文蔚的空灵又加上了男音独有的华丽,又温暖又心酸。原本吉它就是纯真的乐器,指尖扫过的全是绿色的树荫和柔软的月光,像一块薄脆的小饼干,散发着奶油的香气。议论文都是可耻的,这种朴素平常的叙述才让人感觉最踏实,仿佛一双诚实的眼睛。更妙的是,明明是一首情歌,后半部分加上了童声的《虫儿飞》,让所有人完全步入了青葱的少年时光,也只有音乐才有让人返老还童,永葆青春的能力。不论是活跃开朗,还是不苟言笑,人的内心其实总是敞开着的,如同宽广的大地,愿意接受阳光雨露,也愿意接受风雪的降临,接受一切所抵达的事物,让它们渗透进来并慢慢消化。而这些让人欣慰让人忧伤让人振奋甚至是浑身发抖的音乐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存在。

时常怀疑那些写歌的人是否终身不断颠沛流离以及生离死别,否则从何而来那些切肤的情感为何如此深入人心?动起手来举重若轻,不费吹灰之力却又偷天换日实现了乾坤大挪移,他们手执画笔,颜色的光谱与频率恰巧与我们相通。说起来这也没什么为奇的,可科幻小说里常说,共振的力量可怕到能够劈开整个宇宙。更何况那些辗转的旋律与我们心动的轨迹如出一辙。你尽可以在音乐里实现现实与神秘之间的自由穿梭,

因为孤独的存在,人们对彼此的懂得尤其珍爱。同处于一首歌的频率,人与人之间只需一个眼神便可心灵相通,仿佛踏入同一条河流,更别说一首喜欢的歌了。喜欢好声音里的每一位歌手,声音是一条船,它把我们载入时间的长河,缓缓走去,那是一次次百感交集的旅程,那是一种没有限度没有边际的精神交汇。

听歌需要比读书更多的天赋,那是一种神秘的体验,如同爱情一样。人们常常感觉自己身处困境,生是困境,爱是困境,得到是困境,失去也是困境,困境的存在同时寓意着突破的唤醒,听歌可以解决现实与自我的紧张关系,可以挽救最深刻的绝望,当一个人不再孤独的时候,就会获得一种美丽又坚强的力量,在无法忍受真实的时候真实地了解自己和这个世界。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