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缘

水缘

□韩铭

孩提时父母在长江边的天生港镇工作,我们小哥俩就在水边长大。住过的电厂公房门前有一条小河,对岸就是天生港小学。大人们每天在河边台阶上淘米、摘菜、洗衣服,河水挑进水缸打些明矾沉淀一下就可饮用。

那时四季分明,冬天比现在寒冷许多,隆冬季节小河的水冻得结结实实,孩子们听到上课铃声从冰上走过去都来得及。

夏天没有冰箱,每天的剩饭都装在竹编淘箩里,盖上纱布挂在通风阴凉处,淘箩取出米饭后沾有米粒,常常被孩子们拿到河边去诱捕小鱼小虾。清澈的河水一眼见底,猎物进了淘箩看得一清二楚,快速提起就有收获。

记得四五岁时,邻家小姐姐也去捞鱼虾不慎跌进河里,我在旁边直喊“快上来,快上来”。好在大人听到,赶来一把拉起,事后少不了挨一通训斥。大点儿的男孩干脆直接下河捞鱼、摸虾、趟螺儿,捉到虾就在河里洗洗放进嘴里,一边吃一边还念念有词:“先吃头,后吃尾,吃了会游水。”

早些年,孩子们放学后也没啥娱乐项目,长江边就是天然的游乐场,在那里可以摸鱼虾、捉蟛蜞、抓蟋蟀、挖芦根。江滩上到处是砖瓦厂挖泥留下的泥坑,挖断裸露的江芦根随处可见,抠取、捡拾那些雪白、新鲜的芦根在江水里洗去泥巴就吃,一口咬下去甜甜脆脆的,天然无公害,关键还免费。

天生港火柴厂的前身是清末状元张謇实业救国创办的通燧火柴厂,生产火柴梗的粗圆木扎成木排由拖轮从通扬运河运来,停在运河边的铁工厂码头。木排下冬暖夏凉,鱼儿喜欢在此做窝,大家常常翻越铁工厂的围墙溜到木排上去钓鱼。小小竹竿绑上鱼线、鱼钩,穿上红蚯蚓,从粗大木排的缝隙中垂下去,每次都能钓到几尾鲫鱼拿回家改善伙食。

有一次我们刚翻进围墙,躲在旁边的门卫冲过来就抓,大孩子腿脚麻利溜得快,我人小一下就被逮住了,被吓唬说要送派出所或者交给学校,便吓得哇哇大哭。

通扬运河水面较宽,河水也深,夏季是孩子们最佳的游泳场。刚上小学那会儿,我也吃了不少生虾,还是一只旱鸭,看着别人游得那么欢快,便缠着父亲带着在门前小河里学,拿个木脚盆当漂浮工具,闷水、打水、划水……

一天,哥哥和一帮大孩子在通扬运河玩着玩着就游远了,只剩我独自在近岸边水里徘徊,突然一脚踏空滑进深水坑,脑袋一下子没进水里连吃几口水,两手拼命打水,很快扑腾到岸,幸好方向没错,否则小命呜呼。事后哥哥知道情况,三魂吓掉两魂,谁都不敢告诉父母。经此一劫,我一下子就学会了游泳,水中畅游如鱼得水,夏天上木排钓鱼再也不用翻围墙了。

不久,全市中小学游泳比赛在市区人民游泳池举行,本校低年级学生游得好的不多,体育老师说班长必须带头,用现在的话就是重在参与。未经正规训练、更没比赛经验,我被赶鸭子上阵参加了百米蛙泳比赛,结果可想而知:跃进池里就拼命地游,“冲刺”了二三十米就气喘吁吁、筋疲力尽,眼看别人一个个超过去,只好在50米池边中途退赛了。那个狼狈呀,真恨不得在泳池里找个缝钻进去。

小学五年级那年,随父母工作调动,全家进城搬到市区劳动新村,新村东边的马路紧邻濠河,南边是西被闸,那是濠河通往长江、控制内河水位、潮汐循环换水的一道关口。

盛夏季节,酷暑难耐。附近的孩子们都喜欢从西被闸旁边下河钻到大桥下玩耍、打水仗,桥梁上、桥墩下人头攒动、水花飞溅。水性好的孩子登上高高的桥栏杆比试跳水本领和胆量:有的身轻如燕、纵身一跃,在空中做出各种优美姿势,赢得满堂喝彩;有的脑袋朝下“倒栽葱”,像丢下一块大石头直沉河底,激起一片水花;也有的身体僵硬、动作走形,平躺着“贴大饼”似地砸向水面,肚皮被打得通红,引得一片嘘声和嘲笑;我不敢冒险造次,每每都是往前一跳,直挺挺地垂直落到水里,俗称“插蜡烛”。

涨退潮时西被闸闸门打开,水流急,水性好的小伙伴们常常顶水冲闸,犹如鲤鱼一般;擅长潜水的则一个猛子扎下去,在一二十米开外的水面冒出头来;长距离游泳的从西被闸出发到和平桥游个来回,累了就中途抓吊过往船只返回,或者干脆爬上船舷躺着休息、晒晒太阳,倒也惬意。看到装运西瓜、香瓜等水果的船队,胆大调皮的就偷偷地弄下几个大家分享,遇到船主驱赶便转身跳下,围着大船一起泼水、扔河泥。当然,也有大家唯恐避之不及的,那是远远就能闻着臭味的氨水运输船队。工作后,几个好朋友经常相约去马鞍山、黄泥山江边,在更宽阔的江水里一试身手,黑白相册里留下青春矫健的身影。

记不清哪一年,市区为纪念毛主席畅游长江多少周年组织横渡长江活动,场面宏大热闹。作为南通电容器厂基干民兵班长,水性又好,我自然成为厂里精选参加横渡长江活动的成员。说是横渡,其实也就是从南通节制闸闸口引航道游向长江边,大概也就两三公里。与部队全副武装的武装泅渡不同,我们只是赤手空拳跟着横渡大军慢慢地游,中途还可以踩水休息,一点也不觉得吃力,感觉一直这么游下去还真能横渡到江对岸呢。

1984年底我考进南通电视台(筹)后走遍了国内的每个省份,每次出差、旅游都必带游泳装备,无论是中国最大的内陆湖——新疆博斯腾湖、中国最大的高山堰塞湖——黑龙江镜泊湖、中国最大的皇家御湖——北京颐和园昆明湖、世界上岛屿最多的湖泊——千岛湖、世界沙漠奇迹——宁夏沙湖、世界最高的温泉——西藏羊八井温泉游泳池,还是青岛、大连、厦门、三亚、宁波、连云港,或是泰国芭提雅、越南亚龙湾和芽庄等海滨城市,我都与朋友家人在享受阳光沙滩、美景美味的同时,积极投身江河湖海去搏击风浪、舒展身心,尽享大自然蓝天碧水、清风海浪的无私馈赠。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