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遗珠重放光芒是最好的纪念

民国南通学界“四大才子”之一李素伯先生诞辰110周年之际,一本文集被重磅推出——

让遗珠重放光芒是最好的纪念

说起中国现当代散文理论批评研究,南通籍著名作家、学者、诗人李素伯先生是一个绕不开的人物,他还被南通学界公认为“四大才子”之一。今年农历九月十三,是诞辰110周年的纪念日。上周,中国作家出版社重磅推出了《李素伯文集》。该书是了解、研究李素伯的禀赋、学养、创作和人生的重要资料。

出版文集,以此书传承经典告慰先生

再过一周,就是农历九月十三,也正是李素伯先生诞辰110周年的纪念日。桂子飘香的时节,中国作家出版社重磅推出了《李素伯文集》。但事实上,由于李素伯先生逝世已经八十周年,这本文集的收集工作非常不易。

“寒来暑往,夜不能寐,凝聚了多少汗水、泪水、艰辛和困难。如今,终于《李素伯文集》装订了,我怎不激动?”在谈及这本书的出版过程时,一直奔波于收集整理文稿路上的李素伯侄女李品廉,心中充满了喜悦与激动,“再过几天又逢李素伯先生诞辰一百一十周年,我在书的扉页上请我女儿写了:‘谨以此书献祭于李素伯先生一百一十周年诞辰’这二十个字。”李品廉希望以此书传承经典,告慰先生。

让李品廉心怀感恩的是,当她邀请范培松为书作序时,范老欣然同意。范培松是苏州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散文理论研究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曾担任苏州大学中文系主任、文学研究所所长、苏州市作家协会主席。“在我国学术界,散文研究始终是一个被人们冷落的角落,直到今天,专心致志研究散文者不多。正因为如此,我在踏上研究散文理论批评的漫长道路上,遇到李素伯,不由得肃然起敬。他虽然仅仅活了三十岁,但确实是应该受到我们尊敬的散文研究的前辈。”在序言中,范老如是感叹,“李素伯生命很短暂,他没有结婚,没有孩子,但是他留下了《小品文研究》的精神儿子,这个精神儿子活力四射,有着永恒的魅力,一个人的人生能如此,足矣!”

收集文集,是心愿更是一件神圣的事情

“李素伯是我父亲唯一的胞弟,按启东习俗,我们叫他小伯。”李品廉回忆,小伯给自己最初的印象仅仅是一帧照片。从她呱呱坠地起,就与小伯的遗像为伴,“那是与真人一样大小的,镶在雕花镜框里的半身黑白照,悬挂在大房间的山墙上,自然是再显眼不过的。从我记事起,总觉得每次进出房间,小伯那双眼睛都在亲切地关注着我。”

在李品廉的印象中,小伯在通师期间,逢年过节总要回来。每次回来都要带一些东西,其中主要是他的书画作品。“小伯的画,质量很高,字也写得漂亮。”李素伯的书画作品都发表在当时上海的《艺风》《文学》《文艺茶话》《中学生》等杂志上,现在网上还能查找到。

“小伯带回家一本他自己写的书,名为《小品文研究》,这是小伯的成名作,1932年1月出版,轰动了文学界,当年11月再版,1934年三版,该书在中国现代散文批评史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去年,李品廉在上海图书馆找到了这三个版本的《小品文研究》,轻轻地翻了又翻。因为离现在已经八十多年,纸已发黄、发脆。她怕弄坏,又想看,久久不忍还回去。

让一家人倍感痛心的是,当年父亲接回李素伯棺木时,李素伯留下了18藤筐的书稿,只是听从了学校的建议,让学校来保管,可惜后来学校遭到日本人的轰炸,全部被毁了。

“多少年后,父亲还和我说这是一件极感痛惜的事。”李品廉说,一家人并不相信,书籍不可能全部被毁,诗稿说不定还静静地躺在某一个角落里,等着自己去寻找呢。于是,将李素伯的文稿收集、整理、编辑成文集,成为李素伯的学生和家人的心愿,且一直作为一件神圣的事来做。

南上北下,查遍民国时期期刊数据库

但是,经过了半个世纪的风雨,李家人保存的李素伯遗物已经是凤毛麟角。要收集李素伯散落在当年报纸杂志上的小品文、文论、诗词、书画,结集出版,又谈何容易呢?民国时期的期刊就有2万多种,报纸更是多如牛毛。想要收齐所有作品,更是难上加难。

在启东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市各有关部门的大力推进下,2016年,启东成立了李素伯研究会,也为收集整理工作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2006年11月,南通文联编辑出版了收集李素伯部分文章的《春的旅人》,在此基础上,再进行整理、收集。

南通、上海、南京、北京……为了收集作品,李品廉南上北下,不知花费了多少心血。上海市图书馆,是李品廉的第一站。查阅民国时期期刊数据库,需要一笔不小的费用,且鲜有个人来查询。得知李品廉的来意后,热心的工作人员帮她查阅到哪些高校购买了期刊,建议她去高校查阅寻找线索。李素伯有很多笔名,她每次都在书海目录中一一查询,一待就是一整天……

家中保留的李素伯的日记本,也成为寻找线索的来源。在一篇日记中,李素伯记载:“今天,发表了一篇文章在《如皋日报》。”于是,她立即赶往如皋,但报纸已经不全,寻找一篇文章更是希望渺茫。对方建议她去南京第二历史档案馆查询,或有希望……在北京现代文学馆,查询到两本《民国时期期刊目录》,让她喜出望外的是,在李素伯文章的检索目录上标着的“3:6”“9:1”数字标志,但年轻的管理员却并不知晓是何用意。李品廉只能通过编制说明,慢慢研究,找到了线索……“基本上,民国时期的期刊数据库都被我们查全了。”李品廉说,为了支持文集出版,启东政府也专门拨款,全力支持。

而寻找这些,启东市档案局的办公室,也成了她经常到访之处,工作人员都很用心,除了一起外出寻找线索外,还一直在网上关注着相关信息。李品廉说,有时候为了一个小物件,都要盯上很久。除了全国各地的图书馆、档案馆、高校外,各类拍卖网站、孔夫子旧书网等,他们也没有放弃。前不久,启东市档案局的工作人员刚从孔夫子旧书网拍下了一幅李素伯作于1926年的花鸟画作为馆藏。

但很多时候,并没有这么幸运。山东“雅昌艺术网”上有一把扇子拍卖,扇面作者正是李素伯。李品廉打电话给拍卖者,但拍卖公司说扇子已经买给了一个济南人。李品廉说,可惜始终无法联系上这位买家,多希望这把扇子能陈列到李素伯纪念馆里啊……

不过,经历了种种不可能之后,《李素伯文集》得以出版,在启东市委、市政府的推进下,启东市中央大道旁的“启东历史名人园”里铜像石雕已落成。李氏全家将家中旧宅捐赠地方政府,修缮故居,用来建李素伯纪念馆,目前,各项事宜也正在一步步推进之中。

记者了解到,启东市档案局也正在录制《口述历史》,李素伯便是开篇之作。“我们打算将启东历史上的名人资料,用视频的方式记录下来,传承下去。”启东市档案局局长王建华说。 本报记者彭军君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