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星俨然成为“组织行为学”

追星俨然成为“组织行为学”

2014年9月21日,王俊凯发布了一条15岁的生日微博,774天后,这条微博创下了首条转发破亿的历史纪录。4年后,蔡徐坤生日的一条四字微博“PullUp—official version”,仅用9天,转发就破了亿。操作这一切的就是蔡徐坤的粉丝“大军”,他们通过有组织地“做数据”,帮助蔡徐坤获得了顶级流量偶像的地位。

粉丝团队多设有策划、财务、后勤、美工、数据等小组,招聘时优先招募有专业背景的粉丝。他们精准计算每次宣传活动,覆盖人流和覆盖面积,推算实际宣发效果,并做大数据报告。

这可能是老一辈追星的粉丝无法想象的局面:地域和时间性完全消失,粉丝在无际的互联网上随时扩张和聚集,一切都变得更有效率。几年前,他们的活动还不成体系,近乎半地下。而今,嘲讽声渐消,多元文化下,人们已学会尊重别人的选择。

“团队追星热情更持久,没有团队作战,你感受不到追星的刺激。”蒋晓晓如是说。

蒋晓晓粉丝站的核心管理层有4人,工作内容包括应援策划、执行、翻译、与爱豆所属韩国公司交涉、拍照、财务等,另外还设有美工组、翻译组等。“国内明星的后援会组织会更庞大,还需要设置针对互联网排名舆论的数据组、控评组、轮博组等。”

前阵子,在微博和新浪娱乐举办的“粉丝嘉年华”上,除了明星偶像,明星后援会、应援站的“站姐”们也坐上采访席。

网剧《镇魂》中男主之一白宇的全球影迷会介绍,目前影迷会管理组有包括文案组、视频组、美工组、资源组、数据站等部门,每个组10个人左右,每个组有组长来负责专门的部分。

陈立农的应援站“超级农农花路助攻队”的丸子说,粉丝组织有分工,比如有代言或者新浪微博的活动等,数据组会带领大家去达到一个比较好的名次,然后让爱豆获得更多资源。大到广告或一些创意事件的应援,小到做易拉宝、花牌等,这些事情都是由像他们这样的应援站来完成。

单纯“用爱发电”的追星时代早已经过去,追星在当下俨然成为“组织行为学”。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