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离婚

要不要离婚

□文彦

“我们还离不离了?”玲麻醉清醒后的第一句话问的是这个。

“离什么离,你都这样了,还想那个干什么?”峰粗呱呱来了这么一句。他向来不解风情,但此时,粗鲁的话却让玲异常安心,眼泪缓缓滑落。

峰自然没注意到玲的眼泪,他粗心得很。若非如此,两人也不会过不下去。玲娇小纤弱,细致敏感,但峰是鲁汉子,不懂怜香惜玉,两人意见从不一致,总是吵,“大吵三六九,小吵天天有”。“我不要和你过了!”“离就离!”峰梗着脖子不示弱。

“哭什么,医生说你这是早期乳腺癌,只要好好治,没啥关系。”峰拿了张纸,小心翼翼为玲拭眼泪。

结婚以后,几乎很少有这般柔情。玲的眼泪反倒滚得更厉害,抽泣起来。“我还是不要拖累你的好。”

“谁当真要和你离了,当时不过是气话。我知道你看不起我,嫌弃我,所以想想索性不绑着你了。”粗汉子声音里竟然含着一丝委屈。

“现在是我配不起你。”玲轻轻地说。即便肿瘤不要命,但她失去了一侧乳房,成为一个残缺的女人。

“现在这样正好配我。”峰笑嘻嘻的。“行,快睡会儿,养养精神。”

玲合上眼,她的确是疲倦了,一会儿便入了梦乡。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