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跑步

坚持跑步

□杨谔

自今年四月的某天开始跑步以来 ,至今已坚持了整整四个月。其间不止一次想“算了吧,还是回到原来的生活轨道上去”,咬咬牙,坚持了下来。又有几次晚饭后一次性跑了超过8000步,回家后便无法夜读,只想睡觉,于是“停止跑步”的想法又冒了出来,但最后由“调整”代替了“取消”。这样的坚持还是有收获的,比如最近三次去外地,我能从早到晚都保持充沛的“脚力”;“亭亭玉立”的预期没达到,体重倒确实降了几斤;高血压偶尔会引起头昏,这四个月中一次也没出现过。就在前几天,著名文化人娄家骏老师招饮,席间几次感慨我变结实了,妻子的脸上也因此有了肯定的表情。席散后,妻悄声问我:“你到底瘦了没有?”

“确实瘦了一点。我的基数太大,所以不明显。你想,好比腌咸鱼,在鱼身上洒一层薄盐,第二天鱼身会瘦一圈,何况我天天流汗已整整四个月了呢?”

在启东农村,跑步是舒畅的。

花朝月夕,中心路上行人寥寥,有时跑上十分钟也不见一个行人。像眼下这个时节,喇叭花由淡到浓地紫,棉花由浅到深地红,丝瓜花清一色的金黄欲滴,美得让人心颤。清风徐来,香远益清。放眼远望,高高的树,矮矮的庄稼,鳞次栉比的房屋,或蒸腾在晨光中,或绰约在暮色里,仿佛海市蜃楼一般。有一个早上,我向着旭日而跑,发现自己鼻尖上密密的汗珠竟然闪着珍珠般的光芒;还有一次跑过一处新翻耕好的田块,见成百上千只喜鹊在那里觅食,我放慢速度,想悄悄溜过去,结果还是惊动了它们,一下子遮蔽了天光,有一只却在我面前低翔,似欲娱人。有一个晚上,碰到一只小青蛙出来纳凉,始终与我保持着不到两米的距离向前蹦跳,可爱极了;还有一次,我换了一条通往外婆家的路跑步。月儿初上,在一个十字路口,见一个中年男人骑在电瓶车上焦急地张望,他向我打听一个医生的住处,说的竟是我的小娘姨。

在启东农村的横路、井路、中心路甚至田埂跑步无不适宜,但在我家场院却不行。我家院子西侧有一个鸡棚,里面养了5只老母鸡,每次见我在场院里“转圈”,它们都要挤在门口迎接我,争先恐后,以为我给它们带来什么好吃的。我不忍心它们一次又一次地失望,只好在天完全黑下来以后,看书写字累了时,才在场院里悄悄转上几圈。

在濠河边跑步却是另外一回事。

我家北依濠河,按理在沿濠河的树荫下跑步是理想的选择,用《世说新语》中王子敬的话是:“从山阴道上行,山川自相映发,使人应接不暇。若秋冬之际,尤难为怀。”入夏以来,可能是狗儿们迫切地需要户外活动的缘故,林荫道上有时会碰上它们留下来的屎尿,人走过,苍蝇群而起舞,令人恶心气闷。有一回不小心踩了一脚狗屎,死命地在野草上泥堆上蹭,结果狗屎全嵌入了鞋底的花纹,用板刷刷了半天才清洗干净。自此以后,我跑步时再也不敢领略四周的美景了。濠河上的曲桥从荷花丛中穿过,伸向河面的大树翠拂人头,人走桥上,如游画中。可是且慢陶醉,若是起得早,环卫工人还未来得及清扫,桥上有狗屎狗尿之外,还有人钓上后不要的臭鱼烂虾,乱扔的蛋糕和塑料袋、餐巾纸等等。古人云:“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恶习累积,便成恶业。佛说种种恶业,便得恶报。恶报倒不希望,但对那些任意毁污城市的劣行,当律有所禁,禁而久之,不应衍变成空文。城市是大家的城市,自己想“独净”,可能吗?

尽管如此,在南通的日子,我还是坚持天天跑步,沿着美丽的濠河,朝着既定的方向。因为我别无选择。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