藕断丝连的地方

藕断丝连的地方

□张怀珊

太太的故乡宝应,在大运河边,是一座“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的城。记得以毛脚女婿身份第一次登岳父母家门,是在金秋季节。置身荷乡,顿觉“怡然座中客,惬意世外仙”, 令人难忘。

宝应的中秋,夜幕降临时,家家点上高大的宝塔香,红烛摇曳,烟缭绕,香弥漫。大桌子放天井中间,拜月、祭月、敬月。圆月饼,尖菱角,子芋头,水花生,青莲蓬,鸡头米,贡品琳琅丰盈。最抢眼的还是藕,婀娜似仙子,清风送香远。

岳母在厨房大显身手,切藕丝不散不碎,切藕片薄薄匀匀,切藕段厚厚实实,小炒快捷,拌以青红椒,和以肉丝,荤素配搭。煨的骨头汤,尤为叫绝,藕味入味,堪称美味。藕,熟食,性温,清热益血生肌散瘀。

每一天,岳母都变出花样做藕,做藕夹子,夹灵露其珍;做藕饼,裂饼尝所爱;做藕圆子,应羡月团圆。精细、精美、精致,味道好极了。

然而,我格外垂涎岳母做的老烂藕。大锅灶焖出来的,一整段,里面塞了糯米的。观其色,闻其香,嗅其味,哪里还矜持得住?拿在手上,立马大快朵颐起来。

岳父买回的藕粉,原生态,纯天然。舀几勺,放进碗里,先用点冷水浸湿,再用开水一冲,筷子一搅,黏糊糊,稠得很,甜蜜蜜,入口到肚,舌尖上味蕾绽放,浑身汗毛孔都舒展开来。老爷子说宝应的藕粉添秋膘,必须要好好吃。授者郑重,受者稀罕,品者享受。

热热闹闹喜气洋洋的家宴,莲藕汁是主饮料。啜一口,哇,清凉,清冽,清香,藕之精彩、精粹、精华,全在里面了。

太太笑问:“下河络子还行不?”这是我曾经取笑她的话,不该啊不该!我偷偷向她一拱手,以示认错。太太得意至极,笑成了一朵花。宝应,一个藕断丝连的地方,荷香月圆人亲,注定今生长相忆长相思,常来常往。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