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峰园的盛衰

霁峰园的盛衰

□周思璋

如皋水绘园以“竹树玲珑,亭台棋置”“林峦葩卉,坱圠掩映”与冒辟疆和董小宛的风流韵事渲染而声闻遐迩。其实当水绘园酒绿灯红、高朋满座时,董小宛早已香消玉殒了。到了冒公子晚年,水绘园已经是“山崩水竭”,“荒芜三径对烟霞”。这时水绘园西邻又兴起了一座霁峰园。园主人是富甲全城、人称“徐半街”的徐家。当时如皋流传有“徐家花园里看戏——吃饱了来”的歇后语,是说徐家有家养的戏班子,常在霁峰园里演唱;看戏的人不要给钱,到夏天还每人赠一顶草帽和一柄芭蕉扇子。又说如皋城里北大街有半边是徐家的房子。还有一个传说:徐老太天天锦衣美食,闲得无聊,有一天对儿子说:“我好的衣裳都穿过,好东西都吃过,就是没有到过北京,没见过金銮殿是什么样子。”他儿子说:“这也不难,叫人仿照金銮殿砌一个殿子给你看看。”果然,没有多时,如皋城内外皆传说,徐家花园里在砌金銮殿,雄伟高大,金碧辉煌。于是一些地痞流氓更加故意宣扬,说:“徐家花园里在砌金銮殿,他家要造反了。”徐家听到这个传说,吓得魂不附体,“造反”是要满门抄斩的。幸好他有一位好友献计,说不要怕,赶紧找塑匠打造神像,再找几个道士,就说是砌的“玉皇殿”。徐家听从他的建议,一场大祸消弭于萌芽。此事在《如皋县志》里也有记载,说徐家因为老父生病,祈神许愿;病好了,故而建造“郁罗阁”以还愿。

清嘉庆《如皋县志》记载:“霁峰园,在伏海寺堤西,即水竹居。初为常德通判徐建杓憩游之所。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子宁绍运副使观政解组归,更拓地十数亩,叠石巉岩,疏池植木,气象万千,每于既雨新晴,癣痕如洗,螺黛俗流,透夕照于疏林,飞余霞于绝壁,俨然富春道上,此水竹居之易名霁峰园也。中间若八钟楼、一窗山、懒云窝、画雨楼、来鸥阁、石笏庵、春水船、香屿、九松堂、潇湘阁、水云寮、啸虹亭、竹堂、桐屋、罗汉堂、晚春堂,各县一丘一壑之胜概焉。”

我小时候跟随母亲到北门亲戚家去,由范家桥向西,经烈女祠巷(解放后更名“安定巷”)向北,巷子北端朝南是女工传习所,母亲告诉我说:“这里原来是玉皇殿,民国初年改成女工传习所的。”由此向西再向北是花园巷,巷子东半边是一带颓败的土墙,有一个栅栏式的圆门。土墙有些地方已倒坍,可以随便进出。园里是一片荒地和一个干涸的池塘。池北有五六间低矮的房子,住着人家。再北便是一带高砖墙的积谷仓。从远处望去,可看到积谷仓里有一座小楼。母亲说:“这一带是有名的徐家花园,积谷仓原来是花园里的亭台楼阁改建的。”这小楼是“八钟楼”,可以听到八处庙宇的钟声。大概现在作为瞭望楼了。园门斜对过是一个尼姑庵,门上有石刻的“愿修庵”三个字。

1942年我考进了新创建的南淮中学,校舍在范家桥南商业学校旧址。第二年秋季,我升入初二。南淮中学因校舍太小,与安定小学对换,迁到安定书院故址。记得秋季开学时我到校报到。学校四周有河环绕,南北两边河面阔得多。东边小河上架着一座水泥小桥。校门朝南,上有“安定书院故址”六个大字。“私立南淮中学校”的牌子挂在门垛上。进了校门有一座小假山,两株紫薇正开着淡红色的花。我的教室在最北的一排楼房下层。推开朝北的窗子,与残败的霁峰园隔河相对。园子里朝南有玻璃窗格的临河小屋,可能已改成主人的住宅。

南淮中学的操场坐落在伏海寺西邻的一片空地上。这里是原来的仓圣祠(祀仓颉),民国初年改成女子师范学校。1940年左右,女子师范和霁峰小学的房子被伪县政府拆去建造兴皋剧场,这里成为荒地。我们上体育课,要从霁峰园正门前经过。霁峰园正门是一座气势不凡的门堂,在露香池北岸,门朝东,遥遥对着残败的水绘园故址。门堂里悬挂着黑底绿字“霁峰园”三个大字的横匾。向园内看去,已经是家具零乱,男女老幼往来的住宅。从此向北是一条小巷子,巷内仅有一个常年关闭的积谷仓正门。再向北转向西,高墙上开了一个小门,有人员出入,是积谷仓的后门。我们可以看出,原来的霁峰园基地是北宽南窄,曲尺形的。东南面环抱霞香池,北面是一条小河,西面是花园巷,西南角上是玉呈殿。

徐家以盐商致富。徐勍和他的儿子宏绪、孙子建杓曾分别任知、县令、通判等官。曾孙观光曾任山东清吏司外郎;观政(字湘浦)历任浙江盐运副使、湖州乌程同知、台州府通判。徐家父子、祖孙和其他两淮盐商一样,既讲求饮食玩乐,又轻财好客。对如皋儒学和灵威观、关帝庙的修建和赈灾济贫都捐助大量资财。当时知名诗文家袁枚、书画家郑燮和通州状元胡长龄都曾来霁峰园做客。袁枚有《霁峰园同徐湘浦主人兰泉煮茗》诗一首,载于《如皋县志》。胡长龄有《徐湘浦招饮霁峰园》七律:“最羡陈髯是古狂(原注:谓陈检讨维崧常客水绘庵),华灯屡醉得全堂。风渡主客今看似,甲丁文章下取将。五亩早成归老计,一春不负落花香。中年哀乐须陶写,好听清歌对艳阳。”是将霁峰园比为水绘园,徐湘浦比作冒巢民。

道光年间,盐法改革,徐家和其他盐商一样,一落千丈。北大街的住宅卖给沙姓,后来又转售给祝家。20世纪50年代,这里改成了制线厂。积谷仓并入泰山米厂。女工传习所于日军入侵后停办,房屋在解放战争时被国民党军拆去砌碉堡。徐观政曾在霁峰园里题了一副门联:“明知异日成荒地,且与斯人乐一场。”可见他还是达观的。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