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锺书小学时的 作文水平

钱锺书小学时的

作文水平

□钱之俊

钱锺书上东林小学不久,大伯父钱基成去世,他因为生下来就过继给了大伯父,对其感情极深,故写下了情真意切的《题伯父画像》短文。这是目前我们所见到的他最早的一篇文字,也显示了那个时期他的文章水平。

钱基博《堠山钱氏丹桂堂家谱》:“今锺书年十一岁,锺韩十岁,则亦以大哥之教,而卒读《论语》《孟子》《毛诗》《礼记》《左传》诸书,暇则涉猎子史,好臧否古今人物,握管作二三百字论文矣。”初入高小时,作二三百字小文章已是常事。其实,除了大哥教育,钱基博也插空教钱锺书、钱锺韩读书作文。东林小学时期,钱基博正在省立第三师范学校任教,每天下午放学后,他就叫钱锺书兄弟去他办公室,自习或教读古文。到师范学生们吃过晚饭,开始夜自修时,才带他们回家吃晚饭。钱锺书晚年对此仍记忆犹新:“余童时从先伯父与先君读书,经、史、‘古文’而外,有《唐诗三百首》,心焉好之。”(《槐聚诗存·序》)书读得多,又有严师指导,文章自然写得好,这在他小学同学的回忆中可得到证明。

小学同学邹文海回忆:“记得那时候他的小楷用墨甚淡,难得有一个字能规规矩矩地写在方格之中,可是先生对他文章的评语,常是‘眼大于箕’,或‘爽若哀梨’等佳评。他常常做些小考证,例如巨无霸腰大十围,他认为一围不是人臂的一抱,而只是四个手指的一合”。(《忆钱锺书》)比钱锺书晚一届的姚方勉回忆,“记得在再得草庐后面的走廊里,设有一个学生成绩揭示处,我曾见到过许多好文章,其中署名的,大多是钱锺书、钱锺韩、孙佐钰、姚宏胄等同学。他们是我上一届同学,因此引起我的注意和敬佩。有的文章,开头就用一个‘夫’字,我初见时不知其意。原来钱、孙等同学,家学渊源,对古文已有较深的造诣,发语词作语助的‘夫’字,早已见多用惯。……钱锺书、钱锺韩昆仲是有杰出成就的杰出人才,我对钱锺书先生小学时代的音容笑貌,还记得比较清楚,他眉清目秀,声音清脆,走路姿势,不同于一般同学。作文篇篇都是好文章。”(《三年东林小学生活》)可见,小学时的文章在同龄人中已相当了得,只是还不能让父亲钱基博入眼。

钱锺书曾在《桃坞学期报》1927年第10卷第1期上发表文章《获狐辩》,当时他正在苏州桃坞中学读书,并且是《桃坞学期报》的中文编辑。《获狐辩》文前有小记:“余以不才,而喜文事。至十三四,始粗有成。斯文即三年前作也。其事则详于篇中云。时方诵习国策,故语颇奔放,大异乎今。倘亦侯壮悔所谓泛驾之流兴,非所敢望也。丙寅十一月十五日写此呈君纲吾友,以应其求,锺书题。”“丙寅十一月十五日”,即1926年11月15日,“三年前”当在1923年,可知,这文章是他小学毕业那年的作品,现在朋友约稿,才拿出来发表。文章虽然很短,只五百字,却是篇小论文,充满思辨色彩,不仅说得有理有据、“一本正经”,而且文言已相当流畅雅致。这是他小学毕业时的文章水品。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