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棉被

温暖的棉被

儿时的冬天,所能想到的最能御寒的东西就是棉被。在没有空调和取暖器的年代里,每一个北风呼啸的夜晚,钻进母亲用“汤捂子”焐热的被窝里,是多么的温暖、惬意。

那时的农村是栽种棉花的,秋天的田野上,朵朵洁白的棉花盛开,像天上的白云;收获的棉花堆成小山。但那时生活条件差,物质匮乏,一应的生活物资都是限量供应的,除非娶亲嫁女,普通人家一般情况下是舍不得添置一床新棉被的。印象中小时候盖的被子大都是黑黑的、硬硬的,母亲说那是因为被子有些年头了。父母亲总是把家里最厚、最软的被子放到孩子们的床上,而他们用的被子又薄又旧。记得有一条被子,被面是很乡土气的绿叶大红花,那是母亲出嫁时的陪嫁,好几十年了,母亲还一直在用。无论多旧的棉胎都是舍不得扔掉的,可以送到弹花匠那里翻新。旧棉胎一次次翻新,纤维一次次被折断过,所以变得很松散,一拉一拽就会形成一个大洞。母亲找出旧的床单布,很仔细地把棉絮包绗起来。

1979年我考上大学,9月去学校报到的时候,行李中有两床全新的棉被。棉花是母亲想方设法凑起来的,用票证买的不够,母亲就悄悄地找到有棉花的村民家,高价买或者用东西换。81年冬天,姐夫从南通到南京开会,带给我一条半新的棉花垫被。姐夫说是姐姐直接从床上抽下来的,怕我垫得单,挨冷。我打开卷着的棉絮,里面夹着姐姐给的五块钱,还有姐夫到南京后专门在店里给我买的一双鞋,倍感温暖。

早些年,被子是论斤的,越重越好。记得结婚的时候,婆婆从乡下几十里地扛来两条各八斤重的棉被,都用地里新采的上好棉花。盖上这么重、这么好的棉被,无论什么样的天气都不会感到寒冷。母亲在世的时候,把她接来和我一起生活。陆陆续续地把老家新的、旧的,大大小小的棉被都拿过来了。我说现在都用羽绒被、羊毛被了,有些老的棉被该淘汰了,可母亲还是习惯盖棉被。每到冬天,母亲就会把我的床铺打理得暖和和的,有母亲在的日子是多么的幸福。母亲走了以后,不管用不用得上,我还是把那些被子仔细的收藏着。人生路上,有爱相伴,每一天都温暖而美好。

读到一篇彭丽媛谈家庭生活的文章,说到她和习近平结婚后,头一回到福建探亲,体验到南方过冬没有暖气的滋味。回到北京后特意叫妈妈用山东老家的棉花做了一床六斤重的大棉被。当时,习近平在宁德当地委书记,她因为要演出就沈阳、长春、鞍山……走一路鼓鼓囊囊的大被子就背一路。到了福州,又抱着被子颠簸了三百多公里才到宁德。习近平盖上新被子,连声说好。

读到这一段,我的心里觉得暖暖的,在这个世界上,无论你是谁、身居何位,爱是共同的语言。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