晒被子

晒被子

晒被,是每年秋天必做的事情。一场秋雨过后,院中那些开得灿烂的花朵,一夜之间香消玉殒,香味遁于泥土,踪迹无处可觅,仿佛从来没有来过。气温陡降,寒冷来袭,幸好还有阳光落入窗中,明媚依旧,让人心中生出暖意。

秋天的阳光似乎格外温存和煦,照在人身上,暖暖的,舒服、熨帖,让人想起母亲的手,想起母亲做的棉被。秋日的夜晚,虽不似冬日寒冷入骨,但夏凉被,毛巾被什么早已是无法抵御,那冷透过薄薄的被子,径直往心里去。

遂开始翻箱倒柜,找出那些旧棉被,一床一床,在阳光下排开。天气晴好,阳光明媚,这样的天气最适合晒被子。那些棉被在柜子里闷了许久,沾染上浓重的樟脑气味,此刻捧到阳光下,仿佛重见天日一般。

几床被子都是有了年数的。一床一床翻看,其中一床棉被是母亲的陪嫁,我结婚的时候母亲送给我了。棉布质地大红的被面,因为时光的浸染,早已不再艳丽如初,喜鹊登枝的图案配着大朵的团花,好一个热热闹闹的画面。我想着母亲结婚时的模样,那时候她一定是又年轻又漂亮,还有些羞涩。我想着外祖母赶做这床被子时的模样,一定是内心又欢喜且又不舍。

另外一床被子是我结婚时,母亲亲手为我赶制的棉被。绿的底色,荷叶当伞,鸳鸯在荷叶下戏水,周边配以富贵牡丹,图案取“和合美满”之意。“愿做鸳鸯不羡仙”是一句寓意美好的诗句,即使不读卢照邻的《长安古意》,也能让人感知。我结婚的时候,母亲亲手为我做了“四铺四盖”八床被子,我记得有大红、水绿、金黄、宝蓝等,那些被子五颜六色,姹紫嫣红,花团锦簇,一如我年轻时的美丽时光。

去年这个时节,小眼镜先生去岛国留学。千里迢迢,他只带了两床棉被过去。不是大红大绿的斜纹棉布,不是织锦缎被,更不是柔软的蚕丝,而是我给他做的两床小格细布棉被,温软,朴素,平实,抽了真空,打包在行李里。唯一让人遗憾的,就是这两床被子是我找人做的,而非我亲手所为。我没有外祖母那般心灵手巧,更没有学得母亲半分针线活的本事。我安慰自己,这是工业时代的通病。

四周静悄悄的,阳光像爆开的花儿,似有“嘭嘭”的响声,瞬间让人晕眩。而时光,像一个上了年岁的老人,慢悠悠的,仿佛静止不动。我静静地埋首在那些棉被中,一些人,一些事,纷纷从眼前走过,像电影一样,偶有定格。缘分真的是让人感叹又唏嘘,就像这棉被,遇到了,便舍不得丢掉,不管新旧,彼此温暖,天再冷都不怕。

时光不动声色地流淌着,织锦岁月,华年盛事都已匆匆流过,只能回首望顾,却再也回不去了。让人庆幸的是,那些棉被还在,那些温暖还在,那些爱还在。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