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重阳不寂寞

老有所忙,外加有现代化交际工具

一个人的重阳不寂寞

□瞿光唐

尽管早已成为空巢老人,我们老两口迈入古稀之后,近年来的重阳节并不孤单。

每年重阳节前夕,区、街道、社区就提前举办各种活动,让老人们感到格外温暖。市区各级侨联也纷纷把温暖早早地送达归侨侨眷心中。作为侨眷志愿者,我也在“新老人帮老老人”中尽绵薄之力,多次陪同社区、街道侨联负责人看望归侨侨眷老人。更令人感怀不已的是,近几年,我们家还曾被各级侨联组织登门慰问。老伴感慨万分:“真想不到,我们也成了慰问对象。”

原单位尊老敬老,每年重阳节除了特地寄上慰问信,还把离退休老同志请到单位聚聚。领导们登台,向曾经为单位发展作出过牺牲和贡献的老同志表示感谢,并陪同参观新校区。老同事们在如花似锦的校园里漫步,拍照留念。

中午聚餐,以茶代酒,干群同乐,我们手提重阳糕,兴高采烈地相约:明年重阳再相会。

下午,我们老两口会手持免费“长寿卡”,乘公交车下乡,与年近百岁的老母亲相聚。看到我们带下乡的重阳糕,特别是那充满喜气的小彩旗,老母亲喜爱有加。小彩旗呈三角形,印有吐珠金龙、哪吒闹海图案,中间一轮金色的太阳,上书“重阳”两字。母亲端详欣赏片刻后,将旗插到香炉里,口中念念有词,意欲让她心中的菩萨也共享这人世间的重大节日。

今年不一样。原单位因有特殊情况,临时取消了重阳节聚会,但慰问信及节日礼照旧。老同志们当然理解加谅解,理解万岁嘛。老伴在南国绿城大儿子家,帮忙照看刚出生不久的二宝。老母亲去了上海妹妹家。我这年逾古稀之人,只有独自品尝重阳节韵味。

还好,我因受邀参与校史馆建设,陈列馆脚本文案前期准备工作千头万绪,工期又赶得紧。忙忙碌碌中,居然忘却“今夕是何年”。

重阳节那天,我按惯例一大早5点就打开电脑忙碌。为了让眼睛暂离电脑屏幕,稍事休息,8点左右乘公交车去市老干部活动中心,翻阅报刊。

为迎接庆祝重阳节,活动中心大厅里有市老干部局组织布置的老同志书画展。我虽外行,也与老同志们一起,饶有兴趣地驻足观看,共享这丰盛的精神文化大餐。看到有熟悉老友的大作,免不了褒奖一番,创作者、评论者皆大欢喜。

返回时,在长桥公交站台候车,看到对面百年老字号四宜糕团店门口排着长队,老年人居多,忍不住也参与其中。但见重阳糕礼盒上,五颜六色的装饰物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一些糕点上插着纸做的伞和旗子。其实,这小旗子是重阳糕“验明正身”的关键。过去,做重阳糕十分讲究,糕要做成九层,像座宝塔一样,上面装饰着两只小羊,符合重阳(羊)之义。重阳糕上,还会插上一个小红纸旗,点上蜡烛灯。这是用“点灯”“吃糕”代替“登高”的意思,用小红纸旗代替茱萸。现在,点蜡烛等习俗不再,插小旗子的习惯倒是延续了下来,现在还演变出了小纸伞。

重阳糕没有固定品种,各种在重阳节吃的松软糕类都可称之为重阳糕。四宜糕团店推出的礼盒重阳糕,软糯香甜,口味更为传统。不少市民自驾来到长桥,排长队购买,不约而同地要带回几盒尝尝鲜。

重阳节一人独居,看似孤独冷清,抽空去人堆里逛逛,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其实,空巢绝非一无是处,一人吃饱全家吃饱,生活琐事相对简单。前些天,国庆节长假,大多数人外出旅游,我正好在电脑前端坐,熟悉手头材料。老有所忙,不亦乐乎。重阳节那天,沉迷于史料堆中,差点忘了与老友去狼山登高之约。

夜渐深,照例有来自各处的微信节日问候。老伴的微信独具特色,先是一段不足3个月大的二宝在儿童车上手舞足蹈、发出咯咯咯笑声的视频;而后是大孙女从兴趣班放学到家,急匆匆赶到手机屏幕前,挥手向我示意重阳节快乐。

老有所忙,外加有现代化交际工具,一个人的重阳节并不寂寞。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