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笑鸠: 遗墨传方言

严笑鸠:

遗墨传方言

□彭伟

严文龙(1893年9月16日—1966年4月10日),字禹门,曾用名“庄从云”(东汉第二位皇帝名为刘庄,时人避讳,《庄子》更名《严子》:庄严同根),家住如城丁家巷,清内阁中书严震生(如皋人)长子,幼年继承家学,从父学读四书五经。民国期间,毕业于江苏省私立法政学校暨苏常道地方自治所,后任如皋第六区户籍员、李堡市禁烟局主任、城市议会议员、高宝泰东兴油类税所务总。抗战期间,流亡曲塘,受到抗联部队司令员影响,任职苏华中学教员,培养了一批革命青年,其中就有海安人马戴(广东韶关市原副市长)等等。如皋第二次解放后,他接受叶胥朝建议,前往南通参加文教人员学习班,半年后前往海安迮庄初级中学、胡集中学执教。他还是一名老报人,不仅深谙编辑之法,而且旁通写文之道。上世纪二三十年,他编辑《如皋医学报》《如皋县中医公会月刊》,笔名有笑鸠、哈哈、一笑等等。编报署名“严笑鸠”,因为此名为皋人熟知。他交游广泛,家中挂有海上吴湖帆赠画春夏秋冬四条幅和海安韩国钧赠字。可能与本家名编严独鹤结识,于是格外喜用笑鸠一名,因为鹤鸠皆为鸟。

笑鸠手迹世已稀。严昌午老人(笑鸠之子)告知,“文革”爆发后,保命要紧,家中所藏字画墨(包括父亲的诗稿等等手迹)统统付之一炬。直到多年后,家人拾掇旧物,从父亲的老棉袄袋里摸出了四张书稿真迹。此为毛笔所写《音注通俗日用杂字》初稿。其中三张为《<音注通俗日用杂字>开场白》《<音注通俗日用杂字>写在前面》。两篇序言部分内容雷同,从修改文字看,著者对《<音注通俗日用杂字>开场白》进行了修改补缀,更名《<音注通俗日用杂字>写在前面》(1960年3月28日于海安胡集中学完稿)。严笑鸠在《序言》中一再表明,简化字是时代的需求,编写《音注通俗日用杂字》不敢说是帮助工农大众提高文化水平,只是仅供参考,为日用所需:世人难免要用各种方言土字。他参考南通专区各县志乘所载方言,分成十类,草编成稿。

我素爱乡人墨迹。昌午老人将其中唯一一张书稿(正文)赠我。细读此稿,全为动词,有音有意,所谓“草编”成稿,当是严先生谦语。此稿写在胡中“杂志投递卡”的背面上(正面为周慎吾、胡中订阅《中学教师》《红旗》《语文教学》订单),共录如泰方言动词24个。参考今人吴凤山所编《如皋方言词典》,有些字的写法相同。比如:滗茶(音必,意为泻去茶汁,存其渣滓)、挜人(音鵶,即鸦,强迫给人东西,如挜饭:强迫人多吃饭)。有些字写法不同,譬如用碗舀水,用勺舀油,吴作“舀”,严写成“上爪下血”: “爪”为手,“血”本义为古人祭祀时将畜生的血盛出的样子,用手把液体盛出来,即为舀。又如如皋话中的“hue蛋”,吴作“漷蛋”,严作“左霍右立刀”。漷在普通话中读huo,意为“水势相激貌”。不过漷是多音字,最初为山东藤县古水名,读kuo,漷河今作郭河。因此漷“水势相激貌”是用来形容河流水势浩荡相撞的,用来形容搅拌鸡蛋,或多或少有些过于夸张。相比之下,严文更为合理。1. 《集韵》有记,漷作为“水势相激貌”为忽郭切,音霍。可见漷的读音就源自霍。霍在如皋话中就读hue。从读音来看,霍音更早。2.霍是“上雨下隹”( 隹为短尾鸟的总称):鸟在雨中急速飞过的样子和声响。《如皋方言词典》录有“霍动”一词,意为闪动,晃动,如水面上下霍动,鲜肉因外力而霍动。再加上立刀旁,意为将蛋分得上下晃动,像小鸟从水中快速穿过,非常形象生动,音意皆可。又如碰到人,吴作“硙人”(音为“哀”人),“硙硙碰碰”。“硙”为多音字,若读wei,意为磨、高等意;若读ai,意为皑,洁白。因此“硙”并无碰的意思。严的写法是公式。公式:《唐韵》:古哀切;《集韵》:柯开切,并音该。触也。近代语言学家孙锦标在《南通方言疏证》中录有“公式公式掽掽”。“岂”为读音,“扌”表示动作,更为达意。见微知著,倘若严著《音注通俗日用杂字》印本存世,必对如皋方言的传承大有裨益。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