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望章克标

探望章克标

□张宏元

久闻世纪老人章克标的大名,不仅他是“武侠大王”金庸的老师,而且他在二三十年代敢与鲁迅叫板,并一度轰动文坛。且他百岁之际,在媒体上征婚等等一系列具有传奇色彩的故事,成为社会的热点谈资,也吸引着我追“星”的心。

2003年,盛夏酷暑,我上海出差,蒋频兄处理完手上急办的事也赶赴上海。我们去友谊商店办事之隙,巧遇画家蒋山青兄,山青热心,说下午带我们一道去见章克标老人。

章克标,1900年生,浙江海宁人,著名的杂文家、小说家、翻译家,又曾是出版家、教育家、数学家,百岁之际仍笔耕不辍,成为文坛一大奇迹。他早年留学日本,后担任开明书店的编辑,曾创办影响巨大的时代图书公司。与丰子恺、郁达夫、林语堂、叶圣陶、邵询美等交集很深。他人生的传奇经历把我的心抓得紧紧的,我迫不及待地想拜访这位世纪老人。

车子在延安高架上飞驰,一眨眼的工夫,转了几个弯,车子就停在了上海西郊航华新村章克标的寓所边上。敲开章老家的门,一位中年女士热心地把我们引进章老的会客室。女士乃章老百岁征婚时选定的内人。章夫人看上去很年轻,据说只有50多岁,比章克标小50岁。她叫林青,嫁给章克标主要照顾百岁老人的起居生活,让老人晚年老有所依,享受幸福。

蒋山青之前曾告诉我们,章克标百岁征婚,他是活动的总策划。他认为这个活动是他策划的诸多活动做得比较成功的,因为章克标的影响力,国内外很多媒体都做了跟踪报道,影响空前。

章老正在午睡,妻子林青叫醒章老,并搀扶他进来。乍一看,章老满头银发,精神矍铄,气色红润,除了有点耳背外,看上去绝对不像一位百岁老人。

章老百岁之际,把他一生的经历写成30余万字的回忆录《世纪挥手》,该书由金庸题写书名。随即,蒋山青拿出一本,请章老为蒋频兄签名赠书。章老拿起水笔,写下“蒋频先生正之,章克标百又四岁,2003年夏”。章老视力极好,让我们非常吃惊,绝对想象不到一个百岁开外的世纪老人有如此好的眼神。一般情况下如此高龄的老人写字肯定要戴眼镜,可偏偏他不用,而且还说看得很清楚,让人觉得神奇。老人写字认真,一笔一画,不马虎。签完名,我们又请他写几幅书法,我们把笔墨弄好,并铺好宣纸,只见章老提笔稍凝视一会儿,便龙飞凤舞起来,虽然他写的字有些偏小,但还是极有书法韵味的。作为一代名人,平时签名写字的机会极多,使他的题字题词日渐成为一种极有法度的书法作品,让人感觉笔墨中所蕴含着别样的趣味。记得章老写“翰”字时,繁写一时记不清楚了,随手操起一本袖珍字典查开来。这个袖珍字典非常小,只有火柴盒大小,章老平时随身携带,遇有生冷字,可随手查阅。一个百岁老人对文字的认真,可见一斑,我们从中也可窥见他严谨治学的风范和一丝不苟的态度,值得我们年轻人学习。他一连写了七幅字,从硬笔签名转换到毛笔挥洒,虽然第一幅笔墨似乎有那么一点放不开,但后面的几幅,笔墨转换渐渐得心应手,信马由缰,有了起伏跌宕,有了行云流水,有了飘逸灵动。一个世纪名人,把他一生的智慧,一生的修养,一生的境界,全部凝于笔端。章克标写起字来,全身心的投入,他精力旺盛,一点也不觉得累。但我们不忍心再打搅下去,尽管他的妻子一再很客气地说没关系,但我们心中的“贪”度戛然而止。在他夫人林青的帮助下,盖好章,钤好印,然后分别与他老人家合影。

章老家养了好多猫狗,几只肥猫公然窜至他的写字台上,望着我们“喵喵”地叫着不停,样子可爱极了。

章老的夫人尤为热情,从口音上判断她是北方人,行为上具有北方人的那种豪爽大度、真诚和热心。她再三对我们说:“以后若需什么题字之类的,只要写封信或电话中说明,待章老精力充沛时,定为你们弄好。”主人的殷殷之情,使我们心与心的距离拉得很近。章老还未午睡好,就被我们一群“不速之客”搅得好久,也该让他老人家继续休息了。于是,我们起身告辞,望着可亲可敬的世纪老人,心中涌出对他的无限敬佩和爱戴。

蒋频兄把章克标刚写的书法分赠我和陈雪潮各一幅,说,见者有份,做个纪念。也可见蒋频兄待我们的热心和真诚,的确,这份纪念太有意义了。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