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芋头乐

农家芋头乐

新一批芋头长起来了,那又香又糯的芋头,怎能不吸引我这只小馋猫?平时都是奶奶挖好了、洗干净、煮熟了给我吃。我很好奇,一个“大荷叶”里头哪儿来这么好吃的东西,便央求奶奶让我亲自体验一番。奶奶欣然同意,我便双手推着独轮小车,车里放着铁锹,向芋头田进发了!

芋头长在田埂旁,高高站成四排,肥硕的叶子已经泛黄,长长的杆子仍然又粗又壮。初出茅庐,不懂该如何挖,我便用手拔。我两手紧抓芋头杆,屁股往后一使劲,“啪”的一声,芋头杆竟和芋头分开了。该怎么办呢?一个妙招闪过眼前。好,就这么办!我把铁锹往土里一插一挑,一个特完整的芋头团出现了:正中间的那个圆球,像个大锤子,外面一圈,都是芋头子儿,有大有小,层层叠叠,多么像一家人团聚在一起啊!我把他们一个个地掰开来。呀!十多个呢!没想到一棵芋头就能收获这么多!

我得意极了,准备挖第二棵,但一铲子下去,接二连三的“叭叭”声,急得老妈大叫,怎么了?原来好多芋头被我一锹切分成了两半。

吸取教训,下锹的地方起码离杆十五厘米。又挖了三五棵,妈妈说够吃了,我便放下铁锹一个个地把芋头掰下放在独轮车里,嘿,还别说,真的堆成小山了呢!

推着独轮车满载而归。接下来便是洗了,要对付那么多“长毛怪”,还是有点难度的。它们泥糊糊的全长满了长长的毛,黑的黑,白的白,跟白白胖胖的芋头怎么也搭不上边儿。我打来一盆水,挑了几个小的扔到水中,水立刻浑浊了。我仔细回忆吃的时候,那芋头的样子:没毛有皮。好!原来如此,只要拔毛和洗泥就好了,太简单了!

我一颗一颗地清理着。咦,这个只有我的手指头那么大,拨开黑毛,露出粉色的头,嫩得如同婴儿的脸。哇,那个好大!长长的,胖胖的,比我的手掌还大,像个胖娃娃!这个像口哨,那个像拐杖……

怎么这么痒啊?原来是芋头的汁弄到手上了,手指、手掌都痒到骨头里。真想打退堂鼓,但我也总是鼓励自己,还剩一点,不要放弃。终于洗完了,双手又痒又红,皮都皱起来了。不过看着一堆干干净净的芋头,心里依然很开心。

奶奶把洗净的芋头倒进锅里,煮熟了,盛在盘子里。配上一碟生抽、酱油、麻油调成的酱料,我细细地剥皮、蘸酱,送到嘴里,呀!软软的,糯糯的,辣里带着鲜,鲜里带着香,香里又回味着淡淡的甜,那滋味,只剩下了一个字——乐!

海安市明道小学六(8)班 肖薛宸

指导老师 刘春玲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