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生命等候

让生命等候

□江东子弟

祁素素打开门,看到老公贺凡和那个名叫蔡霞的女人正在床上翻滚时,顿时眼前一黑,瘫倒在地。

离婚。没得商量。

婚就这样离了。祁素素和女儿小小开始了新的生活。

“妈妈,我想爸爸了。”贺小小毕竟还小,一到晚上,就想念用胡子茬儿亲她的贺凡了。

“你爸死了!”祁素素恨恨地说。小小吓得哭了起来。

贺凡从没想过要离婚。那个名叫蔡霞的女人诱惑他的当天,祁素素单位原本派她出差,谁知临时取消,结果被逮正着。

贺凡玩火自焚,成了孤家寡人。蔡霞提出要和他结婚,他拒绝了。

祁素素离异后,说媒的,开始上门了。

“素素啊,你才三十出头,要不,再处个对象看看?”对门的张嫂是个热心人,看到祁素素又要上班又要照料女儿,还要打理日常生活,同情之中为她牵线搭桥。

那天傍晚,张嫂带着简单说是上门来玩时,看到张嫂不住地给她偷偷递眼神儿,祁素素明白了:张嫂这是带着相亲对象来了。

看到一个大男人像个大姑娘一样腼腆,见人说话还不好意脸红,祁素素乐了:这人不但名字有意思,性格也太有趣了吧?

祁素素名字虽然有点娇,人却大大咧咧,有点女汉子的性格。

张嫂找了个借口一走了之,简单就更拘谨了。

幸好,女儿小小看到简单却自来熟,把他拽到房里陪她玩。简单呢,倒有本事把个小小逗得“咯咯咯”笑。

晚饭做好,哎,简单也不客气,和小小一起坐到桌上,品尝起祁素素的手艺。

这之后,简单就没事往祁素素家里跑了。祁素素呢,貌似并不厌恶。

当然,简单来时总不空手。鱼啊肉啊水果啊蔬菜啊,祁素素爱吃的零食啊,贺小小喜欢的玩具啊,简单准备得妥妥帖帖。

“我工作一般、相貌一般,经济实力也一般,但是,我会对小小好,视她如己出,”在俏丽明艳的祁素素面前,简单对这个长相出色、性格直率的离异少妇,有些底气不足。

“你是未婚小伙子,我是离异带着拖油瓶的已婚妇女,你要和我谈,可要想好了,别在以后的日子里再后悔!”祁素素看到简单那低眉顺眼的样子忍俊不禁,直截了当提醒。

“我想好了。只要你不嫌我普通。我就守着你们娘儿俩过!”简单的话,坚决。

祁素素原本是抱着和简单作为普通朋友的心思交往的,不曾想,简单却认真。

“就先谈着吧。哪天觉得不合适,你可随时退出。”祁素素想,简单不简单,处着看呗。

但简单一来,祁素素的生活发生显著变化:家务有人帮着搭手了,小小有人帮着接送了,体力活儿有人抢着干了,时不时骚扰母女俩的混混不见了。简单,是把保护伞。

最重要的,简单真心实意对素素和小小好。

一次,小小突发高热,简单请假在医院整整陪了小小三天三夜。孩子病愈后,像小狗一样更加缠着简单不放了。

简单不善言辞,但这个实在人,做的那些让祁素素接二连三感动的事还真不少:素素一直想换辆新的电动车,简单二话不说就从商场里就推回一辆最新款的新电动车;还没结婚呢,简单就要把工资卡强塞给素素。

祁素素认可简单,准备嫁他。

就在素素和简单准备谈婚论嫁时,贺凡却又突然出现。

“素素,我是真心爱你的。你能不能看在女儿的份上,再给我一个机会?”贺凡苦苦哀求,“我毕竟是小小的亲生父亲呵!”

面前这个男人,终究和她一起走过人生最美的十年!况且,离婚后他是真心悔改的。

祁素素不得不承认。当初一气之下离婚,并没有给贺凡一个改过机会。并且,实事求是地说,他是一时心猿意马犯错的初犯,并非惯犯。

让祁素素对贺凡另眼相看的是,虽然离婚,但贺凡却对她父母一如既往照顾,无微不至。

终究是“一日夫妻百日恩”,贺凡看出了祁素素心中终究还是有他的。于是,趁热打铁,抱有强烈危机感的他,用实际行动追得更紧了。

看到爸爸归来,最开心的,莫过于贺小小。毕竟,血缘关系摆在那儿,骨肉相连呐!

原本做事干脆果断的素素,陷入两难:简单是个好男人,前夫贺凡又已悔过,自己到底应该选择哪一个?自己曾经触礁的婚姻之舟,到底应该和谁一起同舟共济、扬帆远航呢?

看到素素的犹豫不定和进退失据,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的简单,仍然是一如既往的体贴和大度。

简单言辞恳切:“素素,无论你作出什么样选择,我都理解,并且,也真诚地希望你幸福;真爱一个人,就应该希望对方好。所以,你不要烦恼,听从你内心最真实声音的召唤,根据你自己的意愿作出抉择,无须过多考虑我的心情和感受!”

一边是倾情相待的好男人简单,一边是真心悔悟的前夫贺凡。两个人,都在她的心里占据着位置,也都给她的人生带来过温暖。

怎么办?

祁素素处在情感的无形困境中,一时,找不到答案。

或许,再等一等、再看一看,就是最好的答案。

有缘的人,必定是那个最适合自己的那个人。让简单和贺凡再等一等,又何妨?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