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宝叔

元宝叔

□黄丽娟

村里的元宝叔死了,喝农药自杀。

这一惊人的消息如晴天里的霹雳,震得村子里的树木纷纷掉下了叶子,震得树上的鸟雀扑棱棱飞上天空。众人扼腕叹息。只道是,秋风送来阵阵凉,斯人却已走远方。

元宝叔,出生时体重达九斤多,头圆,身子圆,真像一个大大的元宝。为讨个吉利的口彩,爹娘给他取了个小名叫元宝。至于大名叫什么,大家都不记得,反正都叫他元宝。他自己也听习惯了。有一次,村里要校对一张登记表,喊了好几声他的大名,都无人应答。最后问到他,他居然还说不认得这个人,惹得大家笑了半天。

元宝叔今年六十九岁。去年,村里组织村民体检,他被查出患了肝癌。妻儿竭力让他去上海住院接受治疗,可他一口拒绝了。他说别瞎费心思了,他哪儿也不去,就在家安安静静地过日子,能活多久就多久。家人拗不过他,只好暗自落泪,随他的意。

元宝叔,脸黑体壮,初看像个粗人,其实心眼儿特别好。他二十岁出去当兵,在炊事班练了一手好厨艺。回来后,一直在村里当小队长,跑前跑后,不辞辛劳。那些最苦最累的活儿,元宝叔也总是揽在前头。谁有困难,他总会毫不犹豫地伸出援助之手。在村民眼里,元宝叔是个大好人。

元宝叔二十五岁那年,娶了个外地媳妇。或许是水土不服吧,媳妇过门后,小毛小病常不离身。好不容易挣来的钱,除了家里的吃用开销,几乎全花在了媳妇身上。为了维持生计,元宝叔东拼八凑,借了点钱,买了一条小木船,独自干起了“跑海”的活儿。无论严寒酷暑,还是刮风下雨,元宝叔撑着小木船,在长江里捕鱼、捉螃蜞,换些零花钱,日子清苦而又艰难。

随着两个孩子的出生,家里一下子又多了两张吃饭的嘴,原本经济拮据的家庭更是捉襟见肘。元宝叔愁得整夜整夜睡不着觉。虽然打鱼能捕些鱼虾换点钱,但毕竟是靠天吃饭,不稳当。元宝叔想到了弹棉花的舅舅。于是,拜舅舅为师,做起了弹棉花的营生,这一干就是十多年。当然,收入比种地要多得多。

元宝叔弹棉花的技艺是众人皆知的,方圆几十里,谁家娶媳妇或嫁女儿,都会让他弹几床棉花被子。最关键的是,元宝叔收费不贵。他常说,自己只是花了些力气罢了。对庄稼人来说,力气是没啥稀奇的。

的确,弹棉花是力气活,很辛苦。棉絮四处飞,人常被粉尘呛得开不了口。一天下来,头发上、眉毛上几乎都是白茫茫的。起初几年,元宝叔弹棉花弹得好好的,每天都有干不完的活儿。后来,不知什么缘故,元宝叔患上了怪毛病,只要一弹棉花就发热,热度高得吓人。无奈,年过半百的元宝叔放弃了弹棉花的行当。好在那时候两个孩子都已参加工作,经常给父母一些钱贴补家用。孩子如此孝顺,这让元宝叔感到很满足。他甚至开始盘算着怎样和老伴儿过好晚年生活呢。

在没查出病之前,有一天,元宝叔像往常一样骑车出门去镇上办事。不料,刚拐出家门,在路口与一妇女迎面相撞。当时,两人从地上爬起来后好像都没什么大碍,元宝叔还主动询问了对方,问她到底有没有伤着。然而,过了两天,元宝叔突然鼻子大出血,急需住院,一住就是一周,后来一共花了两万多元医药费。子女有些替他不平,让他找那个妇女要求赔偿些医药费。元宝叔没同意,说这事就算了,大家都不容易,能让着点人家就让点。再说,事情都已经过去了。邻居都说元宝叔心肠太软,吃亏的总是自己。元宝叔听了只是笑笑。

大家都想不到,平日壮如牛的元宝叔竟然患了肝癌。就连元宝叔自己一开始也不敢相信。他跟媳妇说,八成是医生看错了,现在误诊的例子多着呢。咱不管它,该吃就吃,该睡就睡。媳妇嘴上应着,嗯,肯定是误诊,心底里却在流血。

元宝叔依然在村里忙碌着,根本没把自己当病人。只是,元宝叔的脸越来越黑,身体也越来越瘦削。走在他身后,几乎认不出是他。大家纷纷劝他去化疗或者做介入,但元宝叔每次都是摇头。他挑了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在自家屋后又种了几棵果树,有金橘,有石榴,还有无花果。他对媳妇说,以后他不在了,就让这些果树一直陪着她,哪天觉得嘴里苦了,就去采些果子吃吃,甜着呢。媳妇听了,鼻涕眼泪一下子都流出来了。

元宝叔趁自己还能动,他将家里的门窗桌椅都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凡是有螺丝松动的,他都一一拧紧了。他还请来了木匠,将三间屋子的天面重新吊了下顶。他知道媳妇爱干净,屋子吊顶后,再刮起多大的风来,也不会怕掉下很多灰尘了。

元宝叔偷偷叮嘱子女,等他走了,要多回来陪陪娘。要是娘愿意住城里就住城里,要是愿意住乡下就住乡下,千万别强迫她。他还跟子女交代了后事,说不要做道场,不要将自己的骨灰放灵堂,他要安葬在自己的父母旁边。

就在前两天,有邻居去看望元宝叔。只见一米七八的他已瘦得只剩皮包骨头了,整个身子蜷缩在床上,仿佛缩短了一大截,看着真令人心酸。元宝叔却还要硬撑着坐起来,使劲挤出笑容说谢谢。媳妇送邻居出来时眼泪汪汪地说,元宝叔从来都不喊声疼,夜里起身也从来不麻烦别人,所有苦痛都是一个人在默默地扛着。

然而,元宝叔还是决绝地走了。临走时,他把自己精心收拾了一番:剃了胡子,梳了头发,换了一身新衣。然后,从从容容地躺在了床上……

元宝叔这次是真的很痛很痛了,否则何以断然和至亲至爱阴阳相隔呢?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