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出闹剧

一出闹剧

□文彦

他仿佛是一条寂静的河,隔着两岸的宿敌。敌意在他们的眼中翻涌,在他们噼噼啪啪的口水中喷溅。

左侧为首的女人样貌不年轻了,皱纹里深藏着沧桑,也蓄积着怒火。她身边的人理直气壮些,指着对面的人骂:“做小三的还这么猖狂,有没有天理了?”

右边的女人是娇艳的,因为年轻、因为生得动人,即使生气也无法损坏她的容颜。她似明白这一点优势,头昂着,带了点骄傲的姿态。“要不是你们死扛着,早就离婚了。这么些年,照顾他的人是我,儿子我也生了,现在他快死了,你们就跑过来要钱,我告诉你们,没门!”

河岸那边的人不管不顾要打将过来,这边的气势也不见弱,势均力敌,推推搡搡,吵吵嚷嚷,空气被撕裂成一片片碎条,纠缠扭曲。

“你们要吵就去外面,病人都这个样子了,你们还闹。”护士闻讯而来,声音不高,如一盆水暂时将火焰压伏在炉中。人们顿住,闭了嘴、住了手,但满腔满肺的燥气,火星跳跃着。“走,出去说。”不知谁说了这句,两拨人第一次达成共识,呼啦啦水一般倾泻出去,室内一下子空了。

只剩氧气湿化瓶嗤嗤的水声,人工呼吸机有节奏的吹气声。那出闹剧的主角静静地躺着,孤零零地被遗弃在舞台上。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