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合群的郁闷

我是一个活泼开朗、能言善辩的外向男孩,但今天的我却是一个不合群的“孤儿”,郁闷啊!因为从小我就对虾红素过敏,稍微碰一点就能变成《大话西游》中的“香肠嘴”,可怜我天生没有口福,做梦都想尝尝虾蟹的美味!

“丁零零”上课铃响了,同学们拿出自备的锅碗瓢盆开启了今天的主题“品蟹大重奏”。只见老师从一个大袋子里将一只只被绳子五花大绑的螃蟹放入盆中。我漫不经心地为它松绑,谁知原本乖巧的它立刻张开健壮的大长腿“刺溜”一声便冲到了地上。同桌女生被吓得魂飞魄散,发出了一阵高纯度的“海豚音”。我不慌不忙地用尺子抵住它,谁知这顽皮的小蟹一边躲,一边向我发射“唾沫飞弹”,弄得我满脸白泡,恶心至极。我恼火极了!在蟹壳上猛戳了几下,意思是老子不吃你,给我安分点!但这小家伙竟也像通人性似的眼巴巴地看着我,一动也不动。我的心一下子柔软起来,感到愧疚无比。它被人们抓来失去了自由,反抗是理所当然的,我有什么资格去伤害它呢,于是开始同情它了。我仔细端详:一块圆润坚实的大壳,一对长满绒毛的大鳌,一双凸起的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八条布满锯齿状鬃毛的大腿,那样英俊的“少年”,接下来不久便会进入一间又黑又大的屋子,随着气温增高,呼吸困难,脸色变红……我不敢想下去了。这时,食堂师傅那无情的大手已将它夺走,我多么希望它能悄悄溜掉,躲在一处草丛中,待我将它送入大河。

沉默了二十分钟,老师将煮好的螃蟹放在讲台上。前面两个女生立刻迫不及待地冲了上去,美滋滋地拿起自己的那份,再郑重地托起我的那份。她们直接将每只蟹的腿拔出,然后咬去一头,用脚尖将肉抵出,大口大口地咀嚼。我就这样看着,咽着口水。接下来,她们将蟹壳打开,将花瓣似的五脏六腑去除,留下雪白的蟹肉。她们大口吮吸着鲜嫩的蟹汁。我转过来,哇!班上的其他同学也不比她俩差多少。瞧!吴卓航手捧蟹腿左一晃右一摆,一副“沉醉高台”的模样。大班长周晨儿已不顾形象,随着嚼动的起伏,脸上的肉跟着不停颤动,把前后左右的同学逗得前仰后合。

这时,我突然想起了那只小蟹,此时的它一定正在被一位同学尖锐的白牙无情地嚼碎,血肉顺着食道进入肠胃,不复存在了。我的心一下子又低落下去,毕竟是条生命啊!我闷闷不乐地走到一边,内心波涛汹涌。忽然,一句话伴着一串笑拂过我的耳畔,原来是“搞笑诗人”正在作诗。再看那几个吃饱喝足的同学,早已拿出作文本,文思如泉,笔走如飞,甚至有人还兴致勃勃吟起了古人赞美螃蟹的诗歌。原来,它带给我们的不仅是美味,还有乐趣、幸福、灵感……我恍然大悟,心境一下子明朗起来。

实验小学六(1)班 施彦甫

指导老师 秦建芳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