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声音

要规范个人信息因为APP授权而被泄露的现象,目前最大的掣肘并非有没有授权的问题,而是授权的合理边界模糊含混,让用户难以把握,客观上也给了一些平台和商家可乘之机。目前相关政策似乎只要求APP必须在获得授权下才能使用用户信息,但对于信息到底如何使用、如何保管,都缺乏具体的、有制约力的监管,这样明显的漏洞不应当继续存在。移动互联网的普及,极大方便了用户获得各种信息和服务,并催生了新的互联网服务经济,同时意味着每家互联网服务机构都可能掌握大量的用户信息。这些信息合理使用的边界在哪里,搜集用户信息的服务机构是否具备安全保管用户信息的资质和能力,所有这些问题都应当尽早纳入监管范畴,作出制度性的厘清和界定,才能最大限度避免个人隐私信息泄露的风险。

——北京青年报《“八成用户隐私被泄露”的沉重拷问》

如果清宫戏赢得市场的方法,过度依赖于对历史的曲解,把历史背景当成工具,任性编造剧情和人物关系,就难免损害历史应有的威严。清宫戏播出以后,不要说让观众提升多少历史素养,但至少不能让人形成对历史的错误认知。也许有人觉得,看剧不过是看剧而已,不会把剧情当成历史事实,但是,谁也不知道随着时代的更迭,当电视剧本身也成为历史资料以后,历史会产生怎样的偏差。让历史让位于艺术创作,影视剧就会对观众产生误导;让艺术创作完全服从历史,影视剧便味同嚼蜡。两者似乎存在难以调和的矛盾。其实,影视剧创作并非只有向历史取经一种办法。尤其是这种完全以现代思维架构人物关系的影视剧,拍成现实题材更合适,也更见创作者的功力。无论如何,既然决定向历史取经,就不能把历史给唱歪了。

——中国青年报《把皇帝比作青楼姑娘 影视剧里的“历史”误导了多少人》

一些大学学生组织“官场化”、学生干部“官僚化”的现象,可谓由来已久。前段时间,某大学学生会换届选举的名单,也因为冗繁的机构、名目繁多的官职、等级明晰的职位而引发社会热议。有理由担心,这些深谙甚至积极钻营的“小官迷”们,将给周围同学造成负面的影响。对他们自身而言,热衷于“当官”,拼谁的职务大小、级别高低,心理扭曲是迟早的事。这样的“学生官”会带来怎样的校园风气,可想而知要革除学生组织内的种种弊端、陋习,首先当然要从大学生内部入手。最重要的当然是要树立健康正确的价值导向,在学生组织内任职,不是为了“过官瘾”“耍官威”,而是要抱着热忱奉献之心,为同学服务,为学校与师生搭建桥梁,为学校分担一部分工作。唯有踏实勤奋地工作,才能不辜负同学与学校的信任。

——中国青年报《抱大腿、混圈子?别让陋习毁了大学生》

基本医保属地化管理制度,给跨省异地结算带来很多困难,如何协调利益冲突成为落实跨省异地结算的关键。信息化建设滞后,省级结算中心没有建立是其中一个原因。另外,医保统筹层次低,不同省份医保缴费水平不同,各省之间医疗水平不一,也是跨省就医结算难的症结所在。特别是,由于各地的医疗消费和筹资水平差异非常大,而且人口流动趋势基本上是由欠发达地区向发达地区迁移,如果异地就医结算,会促使大量患者流向大城市大医院,这不仅造成当地医疗资源紧张,而且会加剧看病难、看病贵,从而导致医保基金也会嫌贫爱富,向发达地区集结,引发医保基金风险。异地就医直接结算,堵点在地方利益壁垒。这就要求,在各方新的利益诉求之下,必须尽快建立全国统一的利益调整和分配机制,将医保基金在贫富地区之间进行合理调剂。同时,需要各地医保制度基本统一,至少大的框架要保持一致。

——法制日报《别让利益壁垒妨碍异地就医结算》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