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书”五妙

“庄书”五妙

□杨 谔

书法名家庄辉个展将在中国美术馆举行,此展是淮安市名师工程之一。数日前,庄兄发来新作数十件,嘱我务必写上几句,用于即将付梓之个展作品集。今撰数语以应,兼以论书。

世人多以古为尚,愈古愈好,愈似愈妙,逼真假古董、假法帖者至佳。誉因循恶创新,世之常也。庄辉不阿时好,非不能,实不屑也。庄书多别出心裁,如草书《竹影月穿联》、行书《庄子·秋水》。此庄书之妙一也。

淮安书坛人才辈出,江苏书坛高手如林,全国书坛有书名者山堆海积,出类而拔萃,何其难哉!庄辉之书,不似此,亦不似彼,庄辉自作庄辉之书,寂然甘之,寞然怡之,迥然于众家之外,逍遥于崖水之间,如其草书斗方《格超梅以上,品在竹之间》、草书条幅《桃花源记》。此庄书之妙二也。

世人所难得者唯一“趣”字,艺事所贵者亦“趣”,无趣者予之而不取。“趣”如山上之色,花中之光,女中之态,文中之眼,无趣则无味。庄辉喜作有趣之书,如画如诗,如人之啼笑,如物之真态,想其作书时,当亦得作书之趣味,如其行书横幅《鹰击长空》《养真》。此庄书之妙三也。

庄辉之书本色如水,因风而动,最多变态。或平静亮丽如新拭之镜,楷书陆游诗《山亭观梅》是也;或潋滟如西子之浅笑,行书《太白赋三则》是也;或相击作吞岸之状,草书扇面自作诗《书学随感》是也;或澎湃汹涌如山立,行书横幅《梦山》是也。“风”者,书家之心灵情感所驱也,所生也,物我归一。此庄书之妙四也。

庄辉习书甚早,斗转星移,孜孜不倦数十载,无敢逸豫,池水尽墨,盘板皆穿。亦曾负笈京华数度,遍访名师,于古帖名迹,无不烂熟于心,然其每作书,不欲“熟”而欲“生”,因生而清新而蓬勃,如其行书《兰亭序》、草书条幅《永瑆联语》。此庄书之妙五也。

世人每言书,张口“二王”,闭口“旭素”,然真知“二王”“旭素”真妙者有几?古贤书法,实无畦径可入,后之学者,贵在得其法,然后用法,一泄胸中之积愫而已。法可传,而道则非。书法之奥妙,孙过庭之“达其情性,形其哀乐”八字尽矣。书法当有“寄”,有所寄之作方有灵魂。又世人多不欲自立,除天资不宜于艺与道者外,究其因,或奴于名,或奴于利,或奴于势,或习以随。纵目当今书坛,功成名就者、匍匐而进者、跃跃欲试者,如千军万马,浩浩荡荡,然书风之同,诚前所未有,正东坡所谓“弥望皆黄茅白苇”者也。或同于古,或同于今,或同于朋,或同于己。生欲同师,师亦欲生同,抱团取暖,不及将来。只此一个“同”字,玄妙之书遂味同嚼蜡、令人生厌,遑论技进乎道也!

试问当今风采卓然、傲然于书坛者有几?庄书有此五妙,吾焉能不为之点赞?

庄书或因之而传也。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