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渔拼死食杨梅

李渔拼死食杨梅

□安铁生

儿时就知无核味甜汁多的黄岩蜜橘的大名,但对于余姚、慈溪、兰溪等地特产杨梅则知之甚少。一是因它所含水分太多不可碰压,是比荔枝还要娇嫩的水果,荔枝有壳保护而杨梅无;二是过去道路颠簸运输较慢,后来高速公路高铁贯通东西南北,大量岭南的荔枝进入南通且供货时间稍长,而杨梅仍是来的量少且时间短。实在是因为杨梅两天变味、三天变色、四天化水极难服侍。

我在宁波工作三年半,年年都尝主产地余姚的鲜杨梅。《光明日报》《新民晚报》也曾作“余姚杨梅甲天下”的专题报道。要尝到最鲜最美的杨梅,当然最好是到被评为“杨梅原产地”的山上现采现食了,其次是当天摘下,竹篮护好立即带过来的,否则鲜酸甜度都会降低一些,这是我深有感触和体会的。由于杨梅保鲜太难宁波人喜泡杨梅酒,刚摘下枝头的紫红艳丽色泽诱人,但一经进入50多度的烧酒泡制,其水淋淋的身子使酒精立降20多度,让酒之味、鲜之味大为失散,这是十分遗憾的事。我觉得还是趁鲜立尝最佳。

出生于如皋的清代大戏剧家、文学家、出版家、美食家李渔,祖籍是浙江兰溪,而且后来他生活在金华、杭州时间很长,所以对浙江的饮食更为亲近熟悉。许多人都知道“肉食者鄙”的李渔酷爱秋天的螃蟹,且吃法之精细无人能及;他还提倡“素食第一”,尤爱春天的竹笋、蕈(菌类)、莼等鲜蔬;而对于水果一类,杨梅则是他最为赏识嗜好之鲜物了。据现代学者研究统计,李渔在万余字的《闲情偶寄·饮馔部》中使用“鲜”字多达36处,其中称物料质地之时鲜9处,其他2处,特指鲜味的有25处。以一“鲜”而胜于肉食,这不只是蔬果的特质,恐怕还包含了李渔特有的人道主义劝告吧。

传说两千多年前,大夫范蠡帮助越王勾践打败吴国后,决定隐居山野,范蠡与西施初到山野,来不及开垦种植,只得上山采摘野果充饥。当时正值夏至,山上虽有满山果实伸手可得,可惜这些野果酸得掉牙,涩得麻舌。西施吃得皱眉捧心,苦不堪言,而范蠡见了心痛如焚。可怜这位满腹经纶名闻天下的大夫,有计谋可退大敌,却苦苦思索也无法改变野果酸涩之味。无奈之下,他发疯似的摇着一棵棵果树,直摇得满手是血。这时西施闻声上山,看到范蠡手上殷红的鲜血往下滴,心疼得失声痛哭,泪珠滴在被鲜血染红的果实上。范蠡的虔诚和西施的美丽感动了上苍,山上的野果顿时变成紫红鲜甜的杨梅来。

李渔在《杨梅赋》开篇即说:“南方珍果,首及杨梅。”并解释道:“人谓闽粤无杨梅,当以荔枝代之;苏杭无荔枝,当以杨梅代之。”无独有偶,宋朝苏东坡早就认为:“西凉葡萄,闽广荔枝,未若吴越杨梅。”李渔认为,杨梅“汁比天浆”“味同醪醴”。还说:“杨梅无香,与海棠齐恨”,但“弗由香重,不假色推”,实在因为杨梅甘美,味道太好,达到了“至极”,所以是水果中的“王侯”。可见,杨梅能被人誉为“龙睛”“火齐”是名副其实的。他俩对杨梅的高度评价也是恰到好处的。每逢杨梅成熟时节,李渔总会约兰溪几个好友,上山观美景,入园采杨梅,现摘现吃,其乐无穷。且常“每食必过一斗”。

李渔一生嗜食杨梅是有原由的。有一年,李渔回到家乡兰溪,恰逢瘟疫横行,他也感染上了,而且病痛折磨得他躺在床上呻吟不止。当时,正当杨梅成熟季节,李渔想食便让夫人出去买些。但是,由于大夫说过,杨梅性热,与李渔所患病症相克,就是吃上一两颗也可能会让他丧命的。夫人遂骗他说:“杨梅还没上市哩。”李渔的住屋恰好临街,不一会儿卖杨梅的吆喝声响起,晓得夫人是在瞒他,气呼呼地责问夫人,你听这是什么叫卖声?夫人只得实情相告,是医生说吃杨梅会加重他的病情才这样做的。李渔听了大怒:“碌碌之辈哪里知道个中奥妙?我都是快要死的人了,还不让我吃点自己想吃的东西。快点去买!”胆大的李渔真是拼死冒险食杨梅了,夫人拗不过只好依着他。杨梅买来后,李渔不由精神一振,刚入口,便感到满胸郁结全都消散,等咽到肚子里,顿觉五脏六腑心通气顺,全身都舒展开来。夫人看到此情景后,知道大夫的话不灵,不再阻止他吃杨梅。接着几天,李渔在大快朵颐之后,身体居然很快痊愈。经过这场大病后,在《闲情偶寄》中,他坦言:“本性酷好之物,可以当药。凡人一生,必有偏嗜偏好之一物,如文王之嗜菖蒲菹,曾皙之嗜羊枣,刘伶之嗜酒,卢仝之嗜茶,权长孺之嗜瓜。癖之所在,性命与通,剧病得此,皆成良药。”真是独到之论!美食家蔡澜在《本性酷好之药》一文里认同李渔这种说法,“与倪匡兄的理论完全一致,他老兄说‘人一快乐,身体就会产生一种激素,把病医好。’”显然,此言不虚。

古来赞美杨梅的诗词不少,唐代李白《梁圆吟》曰“玉盘杨梅为君设”,宋代大诗人陆游称:“绿荫翳翳连山市,丹实累累照路隅。未爱满盘堆火齐,先惊探颌得骊珠。”宋代平可正吟“五月杨梅已满林,初疑一颗值千金。味比河朔葡萄重,色比泸南荔枝深。”徐似道称“火齐无光荔实圆,未觉先说齿流涎” ,陈著有名句:“火珠簇压翠微鲜,丹粒团成蜜颗甜”,明诗人徐阶夸杨梅胜过荔枝:“折来鹤顶红犹湿,剜破龙睛血未干;若使太真知此味,荔枝焉得到长安?”明王鏊《姑苏志》载:“杨梅为吴中佳品,味不减闽之荔枝”清代黄元寿“千林红绽火含珠,熟到杨梅夏至初。风味品评何处好?南山数过是湘湖。”对杨梅的功能有述著更多,宋代《开宝本草》早称“酸,温,无毒。”历代本草认定主治生津解渴,和胃消食。可治烦渴,吐泻,痢疾,腹痛,涤肠胃,解酒。李渔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为证,认定杨梅“生平爱食之物”,并将杨梅列入自创的《笠翁本草》之首,是颇有道理的了。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