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林黛玉 ———红楼梦人物浅析之三

也谈林黛玉 ———红楼梦人物浅析之三

□张 芳

倘若我问,《红楼梦》里面,有一名女子顶好看,顶聪敏,懂礼数,还特别能干,是曹公所言“裙钗一二可治家”里的裙钗,你认为会是谁呢?我以为该是黛玉,你是否同意?

肯定有人大摇其头了,必定会说:林姑娘固然生得好些,但若说她是“大观园第一美女”,只怕还有待讨论哩。你忘了“薛宝钗羞笼红麝串”一段,宝钗的风姿是怡红公子也念兹在兹的?还有那个薛小妹薛宝琴,史老太君阅美人多矣,但她一见宝琴姑娘披着凫靥裘抱着红梅花的倩影,不是也夸得什么似的,恨不能就要她做了孙子媳妇哩。

可有一句诗你总知道:“美人才调太玲珑。”才情不是最拔尖的,便算不得真美人。二薛的才情难道赶得上林姑娘吗?我看答案是明摆着的。

但凡是大观园里有诗会,林姑娘只要往那儿一站,众金钗就倍儿紧张,迎春她们干脆不想作诗了,宝钗她们倒是很想同潇湘妃子争第一,但如愿以偿了吗?当然没有。你看薛蘅芜的诗文,从《咏白海棠》里的“不语婷婷日又昏” 到《柳絮词》里的“好风频借力,送我上青云”,她有哪一次真正可以跟林潇湘的文字势均力敌了?一次都没有。

你大致同意黛玉可谓艳冠群芳了,不过我说黛玉顶会做人,你可能又不以为然了,必会说:有没有搞错?黛玉恰恰是被认为锋芒特别外露、嘴巴相当刻薄、也不懂得人情世故的淑女,要说到老成持重会做人,薛宝钗还差不多!

黛玉在贾家真的很不懂事儿、特别“格涩”吗?我看不见得。黛玉她只是爱跟心上人使个小性儿发发脾气罢了,对贾府其他人,她还是很懂礼数的。有一个细节不知大家是否记得,那就是她初进贾府时,拜见了贾母之后又去见二位母舅。在邢夫人屋里坐了一会儿正欲告辞,邢夫人却苦留她吃过晚饭再去,林黛玉是这样答复大舅母的:大舅妈爱惜我赐饭给我,原不该推辞的,只是还要过去见二舅舅,去迟了恐怕不礼貌的。下回再上您这儿接受您的美意,也是可以的。请大舅妈谅解我(大意如此)——那时她还只是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待人接物便这般老到,你能说她不懂世故不会做人吗?

一般总认为宝钗比黛玉会做人,没错儿,宝钗她是挺活络的,一会儿哄着老太太高兴,一会儿体贴王夫人的心思,一会儿又给这个送螃蟹那个送燕窝的,但,宝钗的圆滑就没有做过头、适得其反的时候吗?我的感觉是:有的。就说贾母给宝钗过生日一段。席间老太太问宝钗爱听什么戏爱吃什么东西,宝钗为了讨老太太欢喜,便挑一般老年人喜欢的热闹戏文甜烂食物说了一遍。书上说“贾母更加欢悦”。——我每回读到这里就会在心里嘀咕:贾母表面上是更加欢悦,但她心里能不更加有数吗?史老太君何等精细的人,她能不明白十五六岁女孩儿的口味必然跟老太太的相去甚远?宝钗故意说她的喜好跟老太太的一样,老太太能看不出来?

薛宝钗很多时候做戏做过了头,她在做人方面的得分就反而不如“天然去雕饰”的林黛玉。

不过你还是不认同我“黛玉最能干”的说法。你茫然地看着我,说自己怎么对黛玉的能干全无印象呢?

但你只需仔细回忆,就会发现黛玉确实很有干才。她给宝玉做的香袋,做工十分精巧,以至于有一回她赌气将香袋绞了的时候,宝玉心疼得要命。她还会裁衣服,裁剪的时候令一个丫头吹熨斗,两个丫头打粉线,看她的姿势如此内行,做出来的时装能不精妙绝伦?

说到理家才能,我隐隐觉得,凤姐不如探春,探春呢,则不见得胜过黛玉。凤姐确实很能治家,但她得罪的人太多了,手段也忒狠,所以她在大观园里并不很得人心。探春要比凤姐柔和一些,也懂得怎样在大观园里进行改革,但她也有缺点。探春最大的缺点是她怎么也处理不好同生母赵姨娘的关系。

倘若让黛玉来理家,在我看来她就可以避免凤姐、探春理家时的弊端。而且她治家也自有她的一套。你看书里她跟宝玉闲谈时说的:“你家三丫头倒是个乖人。虽然叫她管些事,倒也一步儿不肯多走。差不多的人就作起威福来了。”宝玉告诉她现在探春怎样兴利除弊,怎样放手做了好几件事,这时黛玉她是这么说的:“要这样才好,咱们家里也太花费了。我虽不管事,心里每常闲了,替你们一算计,出的多进的少,如今若不省俭,必致后手不接。”——黛玉的理家本领到底怎样?大家心里不是明镜儿似的吗?

有这样一位正当好年华的少女,貌比西子,才胜比干,懂规矩,也会办事,你说她若不是大观园里第一可疼之人,那还会有谁呢?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