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有台旧发电机

庆祝改革开放40年

老家有台旧发电机

·杨汉祥·

在我乡下老家,至今仍存放着一台旧的小型发电机。别看其外表粗糙、锈迹斑斑,而且也只是几十斤重的一副“小身板”,但它却是我父亲当年托人像寻宝似的,从上海众多旧货商店里好不容易“淘”回来的。正是这台旧发电机,让我家以及村里经常用上了自发电,也曾为丰富我家以及乡邻们的生活立下了汗马功劳。所以我父母亲一直舍不得把它丢弃。

那还是40多年前,我刚上初中时,看到村里第一次从远处拉来了电线。从此家家户户用上了电灯,乡邻们的生活一下子变了样。我父亲是乡镇干部,有固定的工资收入,在村里也算得上是“富裕户”, 所以当年我家是全村第一个从县城买回一台12英吋黑白电视机的,这在我们这个偏僻小村里可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从此每到晚间,我们晚饭还没吃完,来看“稀罕”的乡邻们早已挤满了我家的堂屋。那时虽说电视频道少、节目少,加上图像很不清晰,电视里不少内容大家只能看个“大概”,挤在后边的人甚至只能听听声音,但能有电视看,乡邻们就很满足了。

乡邻们来看电视,常会有两件事令大家扫兴:一是农村电压不稳定,电视图像也因此常常跟着不稳定,有时看着看着就成了“黑屏”;二是当时经常要停电,有时节目正看到兴头上,偏偏突然停电,弄得大伙儿坐在那儿一个劲地干等。见乡邻们看电视不舒心,父亲心里很不踏实。一次,他听一位上海回乡的退休老工人提及,用一种小型汽油发电机发电,可以带动电视机,而且如果能在上海的旧货商店买到这种旧发电机,价格也相对便宜。于是父亲决定想办法去买一台。乡邻们知道后,认为不应该让我们一家出资,有十来户人家当时都要来凑钱,但都被我父母一一谢绝。不久,通过这位老工人几经周折,终于从上海城隍庙附近的一家旧货商店里,“淘”回了这台旧的外国产的汽油发电机。

从此,逢到电压低或停电时,这台旧发电机就大显身手。每到此时,大伙儿照常看电视,村里两位当机工的小伙子,自告奋勇地轮流负责操作与看管这台发电机。至于平时村里夜间开会、村民家办事,如果逢到电压低或停电时,这台发电机肯定会准时到场“帮忙”。时间一长,使用次数多了,村民们都觉得生活中不能缺少这台旧发电机。后来,随着农村电力设施设备逐步完善,电力质量及供应日趋正常,我家的自发电“生意”也日渐清淡,这台旧发电机也逐渐被冷落。直到上世纪90年代,老家的电力建设突飞猛进,线路上电压不稳、长时间供不上电等情况几乎绝迹,我家这台旧发电机也逐步从“半工半休”到“退居二线”,直到最后“彻底退休”。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家里有人嫌这台旧发电机碍手碍脚,几次要把它当废品拿出去卖,但都被父母执意保留了下来。他们说,这“老伙计”当年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如今它“老”了,怎么能将它一脚踢开呢?再说,我们要把它留作纪念,它可以见证咱农村近40年来电力建设从无到有、从弱到强、从落后到先进的全过程,也可以见证改革开放以来我们老百姓生活水平逐年提高的全过程啊!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