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声音

继华住集团5亿条公民个人信息被泄露后,顺丰3亿条快递物流数据又被人卖到了暗网上。尽管顺丰回应,暗网所售非顺丰数据。不过,有机构实测发现,网上兜售的数据真实性较高。在随机拨打的20条信息中,有17人姓名、电话、地址与文件内容一致,且也曾用过顺丰收发快递。目前,涉事的两家企业,均已选择报警。是何原因导致信息泄露,有待公安机关侦破案件后才能清楚。大数据时代,个体面对企业,尤其是市场占有率较高的机构平台时,基本上没有信息拒绝的空间。相应地,只有通过登记注册各类信息才能享受服务,更不要说信息保护、信息自决等讨价还价的余地了。在这种情况下,强调企业在个人信息保护中的关键责任,就是从源头倒逼企业给安全设防,给用户的个人信息数据装上“安全锁”。

——新京报《过亿数据泄露:企业该担何责》

近期各大高校陆续开学。今年是00后集体迈入大学生活的第一年,这批成长在新世纪的年轻人都准备了什么?有怎样的消费观?据报道,这段时间四川成都等地各大电脑城的生意比往日红火许多,电脑、手机、平板这老三样的开学标配如今也丰富起来,增加了数码相机、蓝牙耳机、智能手表,六件配齐最少也要3万元。细看所谓“开学标配”,无论“老三样”,还是“新三样”,抑或“新新三样”,都无标准之一说,有很多根本没有必要。学生毕竟是学生,即便是到了大学里,已经与社会慢慢接轨了,也依然是学生,学习依然是重要的任务。开学行囊里从来就不该有标准配置,如果真要捎上一些什么,那就带上梦想和努力吧。事实上,很多学生就是这样想和这样做的——有大学生说,身边很少有同学这样,大家也不认可什么“新六样”。这让人看到了不小的希望。

——北京青年报《开学行囊中该不该有“标配”》

学生官僚化,如今并不罕见。就在上个月,中山大学发布的标注有“正部长级”“副部长级”的《中山大学学生会2018—2019学年度干部选拔公告》,就曾遭遇过舆论的批评。这样的问题恐怕也不是哪一个学校的问题,而是有着一定程度的普遍性。学生官僚化,在舆论场总能收获相当大的共鸣,这本身也说明了部分“学生官”传递出的总体观感。 面对一些不正常现象,当然需要年轻人振作,保持超越性的认识,而非随波逐流,甚至乐在其中。同时,年轻人的问题,也理当成为全社会的问题,当他们的老化、异化逐渐提速,也是在传递某种信号,不正之风的蔓延存在下沉的可能。我们在期待年轻人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的同时,社会机制也当留好第一个扣眼,塑造正向的激励机制。

——光明日报《学生官僚化现象值得警醒》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