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准考证给我的印记

一张准考证给我的印记

·马亚光·

在我书橱里,收藏着一张《1979年江苏省高等学校招生准考证》,虽说有些损旧模糊,但在我心目中留下的印记却很深。因为,这张不足为奇的准考证,有着与我忧喜交集的不寻常故事。

1977年,21岁的我在乡农具厂当钳工,欣闻全国恢复高考,喜出望外,即兴报名参加了中专统一考试,全乡320名考生先行参加全县初考,只有前8名取得复考资格,我是其中之一,但复考名落孙山。第二年报名参加高考,结果喜忧交加:考试成绩在录取起分线以上,被通知到县城体检;体检报告却要我留下复检,终因体检不合格与录取失之交臂。1979年高考我本决意一搏,但这年初夏我突患疾病,治疗、病休数月,难以插班复习,再则外语成必考科目,对1974年高中毕业的我这个英语文盲无疑是雪上加霜,最终被迫放弃参加高考。从此,我带着终身遗憾,保存了一张《高等学校招生准考证》,将大学梦默默深藏心底。

然而,在我后来的人生旅途上,就是这张准考证,起到了不可替代的积极作用——它让我与财政结下了不解之缘。

1981年,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深入和扩大,经济体制改革向纵深推进,按照“一级政府一级财权”的要求,乡镇政府建立了财政所。为深化财政体制改革,强化财政管理职能,1986年,省财政厅决定在乡镇企事业会计人员、高考落榜生中招聘乡镇财政人员,充实基层财政力量,南通县(现通州区)100人。我那时从事乡工业办公室统计工作,不属会计人员,在这个节骨眼上,就是这张沉睡几年的《高等学校招生准考证》,解了我燃眉之急,让我以高考落榜生的身份报名应试。1986年5月8日,我惊喜地收到南通市财政局发来的录用通知书。后来得知,全县100人中,一半是近年的高考落榜生,我已而立之年,是屈指可数的“长者”之一。经一个月集训,我被分配到刘桥镇财政所。鉴于本人喜好动笔,工作半年就被调县财政局从事文秘工作。

我在本局机关三个部门相继担职,虽无骄人业绩,但我勤奋刻苦,踏实做事,各项工作得到领导与同事的认可,多次被评为省、市、县(市)财政系统信息、宣传工作先进个人,多次荣获地方党委政府嘉奖。尤其欣慰的是,在财政部门工作,让我目睹、见证了地方经济社会在改革中腾飞跨越的桩桩大事新事及累累硕果:推行乡镇财政包干体制,建立市镇财政分税制体制,创新非税收入收缴制度,实行国库集中支付,实现政府采购监督管理机构与执行机构分设……通州的一系列改革项目走在全省前列;农业税取消、部门预算编制、国有资产管理、会计制度监管、财政廉政文化建设等创新工作,成效有目共睹。

不经意一算,从而立之年跨入财政队伍到2016年6月退休,又是30余年。尽管只是人生旅途的一部分,但我一路走来,更多分享的是改革开放的红利与喜悦。倘若没有改革开放、没有这张《高等学校招生准考证》,我这一生或许会错过与财政的结缘之机。是改革开放40年的春风祥云,给我注入了与财政结缘的黏合剂,更给了我获得感、幸福感、成就感。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