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怀先贤 传承精神

追怀先贤 传承精神

——赴台寻访魏建功先生当年推广国语足迹感悟

我国著名的语言学家、教育家魏建功先生 (1901-1980)是我市海安西场人,毕生为汉字改革和语文教育的普及作出了重大贡献。特别是1946年1月至1948年11月,先生曾领衔赴台湾推行国语三年,不仅在当初从根本上动摇与消除了日据时期奴化教育在台湾的影响,于当今反对台独、维护祖国统一、维系台湾同胞对祖国的认同更是功不可没、意义深远。

近年来,江苏海迅集团董事长仲跻和等一批热爱家乡文化的有心人,正在积极筹资兴建魏建功陈列馆,以缅怀先哲丰功伟绩,展示江海文化独特魅力。为征集史料、完善展陈,今年8月,仲跻和以魏建功陈列馆(筹)馆长的身份率队赴台,遍访名流,追寻先生当年推广国语足迹,并依此行见闻、感受写成此文。

明年是“五四”运动100周年,也是魏建功先生入学北京大学100周年。目前,魏建功陈列馆筹建相关事宜均全力展开,“目标是明年开馆”。

“应该从‘五四’新文化运动的高度来看待魏建功先生的国语传播。国语传播是台湾光复后的一件大事呀。”在国语日报社的座谈会上,听了台湾中央研究院何大安院士这样的话,我的内心升腾起一股兴奋,升华了魏建功是《新华字典》之父的概念。纪念魏建功先生,怀念魏建功先生,应该从一个应有的高度来做这件事。这是我台湾之行追踪魏建功先生推广国语足迹的收获之一。

从开始筹建“魏建功纪念馆”,到现在的“魏建功陈列馆”,已过去了两年多。两年多来,收集资料,联系熟人,申报立项,制作塑像,也做了不少的工作,但魏建功重要的生平经历还未开始深挖资料,总觉得有些欠缺,少了拿得出手、贴得上墙、激动人心的东西。

此次台湾追踪,事先联系了齐益寿教授,并委托齐教授联系了梅家玲主任、蒋竹君董事长、黄英哲教授等。应算是作了充分的准备,故到台湾后一切顺利。

台湾大学拜访梅教授。没想到原来的紧张情绪与担忧因梅教授的和蔼可亲、平易近人而随天空的乌云一起消散。

梅家玲教授是台湾大学文学系的主任。没想到住的还是日据时期建的房子,办公室的布局还是台静农主任时的样子,给了我很深的印象。这样朴素的办公室,是因为没有钱吗?更多的是怀念!是传承!《战后初期台湾的国语运动与语文教育——以魏建功与台湾大学的国语文教育为中心》是梅家玲教授在台湾文学研究集刊(第七期)(2010年2月)发表的文章,文中的观点:“语文复原是魏建功来台推行国语时的政策主轴,而从台湾话学习国语,则是其具体实践策略”,让我明白了先生当年推广国语的难度不是一般的难!也不只是为了统一而统一,而是出于强国、民富的基础。

国语日报社拜访蒋竹君董事长。如果说拜访梅家玲教授是家人串门、朋友聚会,而拜访董事长就是正式的工作访问。有欢迎标语,有会场布置,有议程安排,且班子人员全部参加座谈会。特别是当蒋竹君董事长把《国语运动百年史略》送给我的时候,我的眼泪已含在眼中,八十多岁的人了,把书中有关魏建功的四十多处都用便签贴注了。说心里话,我做不到。

“魏伯伯好厉害。1948年,我放学回家时,经常看到魏伯伯在我家和我爸爸聊天,一聊就是好久。那时候小,也不知道他们聊什么。直到有一天傍晚,魏伯伯又来了,带来了四根香蕉,黄黄的,好香。我爸爸拿着香蕉,放在鼻子上闻闻,‘嗯,好香’,剥皮咬一口,‘嗯,好吃’。不一会儿,四根香蕉就被爸爸一个人吃完了。我妈妈说‘你怎么一个人吃完了,四根香蕉,四个人,你至少应该给孩子们留一根’。我爸爸说,‘怎么?想吃香蕉?好说!我带你们去吃个饱,而且天天有的吃’。这才知道魏伯伯是劝我爸爸一起去台湾办国语日报社的。”这是一起参加座谈会的大导演王正方先生说的。听得我们在座的人开怀大笑,再一次体会到台湾推广国语有多难。

何大安教授的发言,虽说话不多,但有醍醐灌顶之效。“两千多年前,秦始皇统一了文字,统一了度量衡,魏建功等老一辈统一了语音,为国家统一、民族富强打下了坚实基础”。同样做一件事,高度不同,效果就不同。明年是“五四”一百周年,魏建功作为陈独秀、鲁迅亦师亦友的“建功兄”,“要是能在陈列馆中把魏建功与他们的交往联系在一起展示,将会增加陈列馆的内涵”——给我启发很大,为今后收集资料工作开拓了一个新天地。

去嘉义拜访黄英哲教授。二十四日,夜间醒来,还未睡觉的吴文凯说:“打扰一下,司机说明天嘉义大风大雨,停课停工,让你决定去不去。”我还没有完全清醒,就说:“还是天亮了再说吧!”又翻身睡着了。习惯了早睡早起的我,可不愿深夜为明早的事而纠结。

四点钟,我醒了,想起了夜里吴文凯的话,就给司机发微信:“来一次不容易!能约上黄教授更不易!结合天气变化,我想改乘高铁去,请问可以吗?”

直到五点二十分,司机才回我:“没关系,还是一样开车去,慢慢开。”

从台北到嘉义高铁站还算顺利。雨虽下个不停,但也不大。风是有,但也没有要吹翻车子的风势。一路上没有看到交通事故,暗自为自己决定冒雨过来而庆幸。

约的见面时间是十一点,见面地点为高铁站星巴克咖啡店。可快十二点了,还没见到人。突然,司机来说:“他过不来,路淹了,让我们去嘉义市区碰面。”

先是一条路还算顺利,导航显示离市区只有五公里了,前面的路上被挡住了,有辆警车横在路中央。只好掉头。

转一条小路。七拐八拐地开了好远,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雨天一色,连东西南北也分不清了,突然间发现前面的小路也被淹了,只好又回头,顺路往回开。

发现路边有一个警署,司机下车去问警察,按警察的提示,又转另一条路,七拐八绕的终于来到了市区。在一个星巴克咖啡店内,见到了黄教授。他一个人在那儿,见我们进来了,很热情的主动打招呼。

黄教授在日本爱知大学任职,是文学教授。从他送我们一篇文章《魏建功与战后台湾国语运动》以及梅教授送给我们黄教授的另一篇文章《论战后初期“五四”在台湾的实践——许寿裳与魏建功的智慧》以及现场的交谈,觉得黄教授不愧为“台湾研究魏建功第一人”。这是梅教授对他的评价,从一个人的活法、言行挖掘其中的精神内涵,没有全面的了解,没有深刻的认识,没有精准的提炼,是很难做到的。

筹建魏建功陈列馆,目的就是传承魏建功的严谨的治学精神、拼命的敬业精神、无限的牺牲精神,而这才是当今社会最稀缺的。了解是为了理解,理解是为了传承。中国梦,需要有这样的精神传承作基础。

干什么没有困难呢?难道因为困难就可以放弃吗?从北京来台湾推行国语,魏建功不但自己放弃在北京大学的工作机会,而且动员好友一起来台湾为推广国语一起拼搏。为了《国语日报》可算费尽了心思。

就像这次嘉义拜访黄教授,要是被电视上嘉义“停工停课”的新闻吓住了不来,要是第一次被迫掉头就放弃了,或者说第二次被迫掉头就放弃了,怎么能见到黄教授?又怎么会有机缘对魏建功来台湾推行国语作用上的提升?正是践行魏建功的敬业精神这才有了机会听到黄教授心中魏建功等老一辈大师学者们的崇敬与佩服。也才有了陈列馆需要将学习、演讲、展览、评奖结合起来的新思路。

在台湾准备回来的时候,一行人在一起,就下一阶段的工作作了分工、作了归纳。虽说我是牵头人,可事实上工作是他们在做,我只是提供一些后援。

徐兆熊负责收集整理资料,吴文凯负责与魏建功先生亲属、同事、学生联系,与北京大学联系,仲磊协助,詹皖负责协调一些名人支持,朱万川负责音像资料整理。

目标是明年开馆,赶上魏建功进学北大一百周年,“五四”一百年,也算是给“五四”一百年献礼。

·仲跻和·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