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访开山岛(散文)

走访开山岛(散文)

□苏子龙

守卫开山岛的民兵王继才同志于7月27日在执勤时因病去世后,习近平总书记对王继才先进事迹作出重要指示强调:“王继才同志守岛卫国32年,用无怨无悔的坚守和付出,在平凡的岗位上书写了不平凡的人生华章。我们要大力倡导这种爱国奉献精神,使之成为新时代奋斗者的价值追求。”

王继才守卫的这座开山岛,坐落在江苏灌云县燕尾港外12海里处,距连云港44海里,海拔36.4米,面积0.012平方公里,相当于一个足球场大小。岛上设有灌云县人民武装部民兵哨所,编制5人,实则2个。所长叫王继才,哨员是他的妻子王仕花。

我曾走访过这座屹立于黄海上的孤岛和王继才的哨所,留下了难忘的印象,至今记忆犹新。

那是2015年春节后的一天。江苏省军区政治部主任吕先景少将对我说:“王继才夫妇上了中央电视台啦,现在成了媒体关注的人物,我们准备给他拍部电影哩,你要去看看。”

我谨遵 “将令”。上岛之前,同行媒体好友王利林知道开山岛没有电,便辗转买了几箱蜡烛,说带上岛给王继才晚上照明用。又买了一箱白酒以及猪耳朵、酱牛肉、花生米之类,准备中午陪守岛夫妇喝点小酒,慰问慰问。

从燕尾港去开山岛,没有客运,来往多靠漁船。由于呂先景主任的关照,这天灌云县人武部的领导给我们弄了一只小快艇,说是30分钟就能到了,而渔船要行近两个小时。警备区王科长、武装部的赵干事与我们一同前往。

踏着海浪,迎着海风,我们向大海驶去。

远远的,看到大海中出现了一个黑点点。黑点渐渐靠近、变大。不一会,只见一排排依山势而踞的石头房子,像古堡一样,蔚为壮观。一面五星红旗在上面飘扬,岩石上站着一个人。

是哨所所长王继才,穿着一身迷彩服,等着迎接我们。

见面握手,话语不多。王继才个头壮实,面庞黝黒,他一脸憨厚地笑着说:“欢迎你们!”接着介绍走过来的同样穿着迷彩服的女人说:“这是我老伴王仕花。”王仕花和我们握手,那手粗糙糙的,却很温暖。

迎面便是哨所大门,左边是哨所值班室,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石头房子。进屋一看,只有两只板凳,一张书桌,一个脸盆架子。放下带来的东西,老王便领着我们去“参观”。

出门便是石阶,右边是一层层的房子。

这里原是解放军一个海防连的营房。1985年部队撤编,守岛任务便交给了县人武部。营房上下5排58间,都是当年战士们用石头砌成的。想象中,26年过去了,人走房空,早该是门窗破损,灰尘遍地,蜘蛛网密布。可是我们一间间看过去,间间门窗整齐,干干净净,好像天天都在打扫似的。当年是一个连队在管理,后来是一对夫妻哨员在打理, 30年如一日。这需要倾注何等的艰辛和耐力啊!王继才却轻松地说:“这是我的责任。”

攀登石阶而上,岛顶是一块篮球场大小的水泥平台,是当年战士们做操训练的地方。乳白色的信号塔耸立在平台的一端,旁边高高的旗杆上五星红旗迎风飘扬。我问王继才:“这国旗每天都要升降么?”王继才回答说,只要人在岛上,一天不落,无论春夏秋冬、风霜雨雪。每次升旗降旗,夫妻二人都要身穿迷彩服,行注目礼,有如天安门广场国旗班的战士,庄严而肃穆。我们听了无不肃然起敬。远离祖国大陆的一座孤岛,有着守卫国旗的一片赤诚之心,共和国的海疆便永远充满生机!

除了岛上的这块平台,上上下下,542级石阶盘绕着,这是王继才夫妻每天都要走过的。每天早上6点起床,6时半升好国旗后,夫妻二人便准时开始轮班上岗执勤,沿着一级级石阶巡逻、瞭望、整理……一年四季,日复一日,从风华正茂的青年,到鬓发染成了花白。

这天天气晴朗,举目便是茫茫大海,海阔天空;耳畔是海浪撞击岩石的哗哗声;峭壁悬崖,怪石嶙峋。我打趣地说:“老王,环境不错啊!”

王继才笑了,说:海上的天气变化无常,说翻脸就翻脸呢,狂风暴雨来了,昏天暗地,处处显得狰狞恐怖。有一次10级台风袭来,一个星期余威不退,岸上送补给的船都无法离开,岛上断粮,我们饿了好几天呢!

边走边说,绕过一块又一块岩石。

王继才带着我们,一面走,一面不时地指点着给我们看:这里栽了20多棵苦楝树;这里栽了几十棵大白菜;这里,还有这里,长着一棵棵西瓜秧。青枝绿叶,一片生机。

我惊讶了:“哪里来的土地?”

王继才说,地是凿石头开出来的,土是一点点从陆地上带进来的,至于淡水,是用雨水积攒的。

我明白了,要生存就要奋斗。岛上缺电缺水缺泥土,只有靠坚强的毅力和勤劳的双手才会有收获。开山岛,不知何时起的名字,但王继才就是开山者,我们戏称他是“山大王”“岛主”,他倒腼腆地笑了。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可是靠开山岛,能吃什么呢?王继才说,刚上岛的时候,岛上光禿秃的,除了岩石,只有几颗在石头缝里长出的苦楝树。靠海,也只能在海边的礁石上敲些牡蛎,退潮时捞些蟹虾,或用来充饥,或托渔船上的朋友到燕尾港集市上卖几个钱,换一点日用品。

不到半个小时,我们便沿着石阶岛上岛下走了个遍。时间还早,大家便在值班室里坐下来,听王继才讲他那些亲身经历过的故事。

守岛30个年头,夫妻二人经历过多少狂风暴雨的袭击,经受过多少酷暑严寒的煎熬,又忍耐了多少寂寞和孤独,甚至遭遇过多少次生与死的考验,是一下子说不完的。这些故事,现在都已登了报纸,上了电视,感动着成千上万的读者和观众。

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支撐着王继才夫妻将青春和理想献给了孤岛和哨所?

王继才说,是30年前上岛时武装部领导交代的任务。这话很朴实,而实际上,是王继才将“任务”当成了责任和使命,是守护祖国海岛的责任和使命。

临上岛的那天,领导交代了三项任务:密切观察和报告海上、天空有无可疑情况及走私船只和异常现象;仔细监视是否存在偷渡外逃迹象;救护海上遇难船只和人员。当然,还要维护好部队留下的营房。

这些任务由一个人来承担,该是何等的艰巨!在这之前,县人武部曾先后派过三个民兵上岛,可是待了不久,一个个都走了,其中有的人只待了三天。不用说,岛上太艰苦,责任太大,任何一个人都难以承受。

王继才当时是村里的民兵营长,一个血气方刚的27岁小伙子,父亲是解放前参加革命的老共产党员。接受任务后,他二话没说,第二天卷起铺盖就上岛,成了哨所唯一的一个哨员。两个月后,妻子王仕花舍不得丈夫一个人空守孤岛,不久也辞去了小学代课教师的职务,离家上岛,经县人武部批准,成了开山岛哨所的第二名哨员。

自然环境的恶劣和生存的艰难,是对王继才夫妻的考验。但他们不光是到岛上来过日子的,每时每刻,想到的是上级交给的任务,这是祖国和人民赋予他俩的使命,可不能有半点疏忽。

果然,上级交代的那些可能发生的事,此后便陆续发生了。

王继才举了几个例子:

1993年,有一天在巡岛时,发现海面上有只货船的船号被遮盖了起来,经验告诉他这可能是只走私船,便立即通过对讲机报告给了有关部门。经查实,船上装载的果然是从韩国走私来的汽车。像这样的事情,不止一次。

1997年的一天,县里有个“蛇头”来到开山岛找王继才说,岛上有个山洞他想用一下,并拿出10万元现金,要王继才给个方便。王继才夫妻一年的补助才3700元,10万元是多大的诱惑!但王继才不为所动,知道他们是想利用这里的地形搞偷渡,立即报告上级有关部门,这名“蛇头”和5名犯罪分子很快被公安机关抓获。

1999年3月,江苏淮安的孙某打着要在岛上搞旅游开发的名义,趁着王仕花回家看孩子,带着一帮红男绿女来到岛上。他掏出一摞钱摆在王继才面前,阴笑着说:“只要你不报告,赚钱我俩平分。”王继才不吃这一套,姓孙的便使出美人计,让一个小姐脱得光光的来引诱,被王继才一顿臭骂轰了出去。姓孙的恼羞成怒,指使人一把火将值班室的被褥、材料烧个精光。然而王继才毫不动摇,果断地报告给了连云港警备区,终于将这批以旅游开发为名、行卖淫嫖娼之实的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

一桩桩,一件件,惊心动魄,听得我们时而愤怒,时而赞佩。愤怒的是,一些人间败类,乘改革开放之机,行不法犯罪之实,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赞佩的是王继才夫妇,在金钱、美女、威胁利诱面前大气凛然。这同那些身居高位而贪得无厌的人比起来,是多么的高风亮节!

该吃中饭了,王仕花把几只小菜摆到小圆桌上,又找来了几只高高矮矮的凳子。王继才拿出一瓶60度的老酒,举着说:“这酒是军区首长送的呢!”

提到军区首长,王继才来了兴致。他告诉我们,开山岛是座孤岛不假,可是我们并不孤单。县里、市里,地方、部队,时时想着我们、关心我们、帮助我们,中央军委领导都亲自来岛上检查工作呢!

聊不尽的话题,听不完的故事。下午三点左右,我们带着依依不舍的心情,踏上了系在海边岩石上的快艇,同王继才夫妇挥手告别。

王继才夫妇,因为守岛有功,被国防部、江苏省军区、连云港警备区和省、市、县授予多种先进荣誉称号。2003年10月,王继才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2011年开山岛党支部成立,王继才担任党支部书记。

开山岛,因为有王继才夫妇这样忠诚的守卫者,这座岿然屹立于祖国海疆的小小孤岛,如今已成为人们心目中的英雄岛!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