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声音

现代市场经济条件下,信用不仅仅是个人私德与品行,也是经济良性运行的前提,社会稳定有序的基础。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自上线以来,覆盖工商、税务、环保、食品药品、公安、人力资源、社会保障等多个领域。这一平台不仅很大程度上促进将碎片化的惩戒失信制度串成线、连成面、织成网,更以联合惩戒和黑名单制度为重要抓手,使得大到拒不履行生效民事判决,小到地铁逃票,都能被纳入信用体系之中。利用信息化和大数据手段,信用体系建设打破了信息孤岛和部门藩篱,提高了政府办事效率。信用体系的持续完善,有助于更好解决老百姓“办事难、办事慢、办事繁”问题,成为国家治理体系建设的新支柱,治理能力现代化提升的新抓手。

——人民日报《信用建设,治理体系新支柱》

如今,“快乐教育”“宽松教育”理念大行其道,不少家长对“严师”抱有质疑,甚至认为如果教师不能让孩子快快乐乐地学到知识,就是教师的水平有问题。推崇严师,绝不是要走回暴力体罚的老路,而是要保证教师拥有合理的惩戒权力,无论是家长还是学校,都要为严师创造一个信任支持的工作氛围。教育管理部门和校方也要对教师惩戒有明确的指导和规范,坚决杜绝暴力行为,更多地通过谈话、做值日、家长陪读、停学等软性手段和制度手段来管好学生。当下敢于冒着风险去管孩子的老师,大多是负责任的好老师;反之,当个不管事的“甩手掌柜”,老师自己轻松了,也不会与家长发生矛盾,但对孩子的成长是百害而无一利。改变“严师难当”的困境,首先应当从全社会认可严师、支持严师开始。

——广州日报《对“严师”多些支持和肯定》

9月6日,国家药品管理局在其官网发布关于修订含可待因感冒药说明书的公告,要求对含可待因药品说明书进行修订:将“禁忌症”及“儿童用药”中相关内容均修订为“18岁以下青少年儿童禁用本品”。禁用是因为这类药具有较大的毒副作用,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点,是具有较强的成瘾性,儿童用药久了会产生依赖。“儿童禁用”只需要药监部门下发一个公告即可,研发生产更多适用于儿童的药品,却需要众多药企共同参与,且必须经过持续的努力。对于儿童药品,既要看到“禁用”的必要,但更要看到“适用”的紧迫。“禁用”是管理部门的职责,生产更多儿童适用的药品,则是药企的责任,“禁用”的步伐越快,药企开发适用性产品的责任也越大,两者均属于确保儿童用药安全的基本前提,都不应被忽视。

——新京报《儿童药品“禁用”后还需更多“适用”》

“138元购一张‘印象中国一卡通’,可以免费游国内3800余个景点。”近来,一个极具诱惑性的旅游产品正在疯狂扩散。这单精心设计的生意,还被披上了互联网的大氅,套用了创新的概念,让人眼花缭乱。不仅避开了线下活动可能出现的穿帮,也使其具有了某种“高大上”的意味。互联网创新当然是开放的,但也应该遵循起码的商业伦理。免费游国内3800余个景点,推卡将月入百万元,这样的产品诱人得近乎虚幻;依靠不断拉人头才能维持运营,用下线的钱来给上线分红,这样的运营模式明显难以为继。如此,即便画再大的饼,最终也不可能持续下去。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鼓励创新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精神氛围与制度环境。但任何创新都应该基于真实的经济、真实的生活,而不是动辄宣扬一夜暴富,营造一个虚幻的盈利假象迷惑公众。

——中国青年报《别以为穿上“创新”的马甲就不是传销了》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