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 相知相守叠石桥

40年, 相知相守叠石桥

·徐 凤·

我出生在叠石桥附近的广丰村,年轻的时候,一心想逃离村庄,逃离那贫穷的生活。40年前的一个初冬季节,18岁的我,第一次离开祖祖辈辈靠种田为生的穷村庄,来到海门县城棉纺厂当了一名纺织女工。

星期天棉纺厂放假,我陪母亲去叠石桥买蓝布料和绣花线,拿回家在缝纫机上加工枕头套,然后再出售。那时的叠石桥只有三星供销社设在那里的一个商店,供应一些布料和油盐酱醋,商店南边有一个卖枕头套的地摊,涤纶面料绣上一对嘴扁颈长的鸳鸯枕头套,在当时就算是珍贵和时尚的寝品。商店东侧路边也有几个小摊位,随意摆放一些蔬菜瓜果,菜场虽无人管理,但秩序井然。

后来几年,随着枕头套被罩交易量的增加,叠石桥有了几个简易的托运站。每逢棉纺厂休息日,我都帮着母亲把自家生产的枕头套整理和包装好,用自行车驮到叠石桥托运给客户。托运站里接待我的是一位和我年纪差不多,满脸阳光的男孩儿。他的热情让我感动,他不厌其烦地教我如何准确填写托运单,办完了托运业务,他提醒我保管好托运单和随身物品,并嘱咐我下次填写字迹一定要工整。

接下来的几次绣品托运,我都会去他那里。渐渐地,我知道了他的名字。每次办托运手续,我们都很默契,不用太多的语言。一张托运单相联,我们之间有着无比的信任,望着他,心里总有一种莫名的喜欢。回到家,我总是会在兄妹之间说起他,阳光、帅气、踏实,我发现我去叠石桥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

一年半后,我辞掉棉纺厂的工作,和母亲一起在叠石桥闯市场,后来那个托运站男孩儿应征入伍,再后来,一张托运单牵线,部队和叠石桥之间鸿雁传书,那个满脸阳光的男孩儿竟成了我的夫君。1986年春天,我随军到部队,部队在浙江宁波,我看好叠石桥家纺的商机,在宁波城里租了个门面做绣品生意。我每月都要回叠石桥进货,每次进好绣品回部队驻地,我总会在客户面前夸叠石桥的家纺市场,加上家乡的家纺款式流行,质量信誉度高,因此叠石桥的家纺在部队驻地也闻名遐迩。 (下转A8版)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