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辉照远人

清辉照远人

中秋佳节将至,微信上有友转发一首追怀故人的诗作,乃出自诗人、文史学家、革命前辈曹从坡之笔,写于1986年中秋,录之以飨读者。

四十年前齐看月,满城鬼气夜沉沉。濠上今宵同举酒,恍闻迅逸呐喊声。健吾刑场歌未灭,若云碧血写忠贞。世和旧居今犹在,仿佛庭前弦索鸣。江南燕北千里共,衔杯若睹志士魂。坎坷已忍十年久,华发早生锐气存。放眼长濠绕城廓,此刻清辉照远人。

曹从坡抗战时期是我党在南通沦陷区的地下领导人之一,是我父亲顾迅逸烈士最挚密的战友。1942年在新四军驻地四安镇,他与我父亲相逢在东南警卫团政委、南通县委书记顾尔钥处。当时顾迅逸接受指示与新四军三旅敌工部长胡之在城内接头,交接日伪情报。通过地下党组织安排,顾迅逸打入了日伪清乡公署,接替曹从坡作主编掌控《江北日报》副刊。

曹从坡建国后曾任副市长,主管文化、教育工作,“文革”中遭尽摧残,劫波后任南通医学院党委书记,仍笔耕不辍。他在多篇著述中屡叙顾迅逸烈士是“三一八”斗争中公开的群众领袖,功不可没。

曹从坡的骨灰撒在了烈士陵园的苍松翠柏下,与迅逸、健吾诸战友相聚。

中秋月明怀远人。使远人重回人间走进今人的心坎,正是诗作的主旨。诗人讴歌了南通家喻户晓的几位烈士、他亲密的战友,中秋的明月就有了更深邃的内涵而光照千秋万代。

诗中还有中共南通地下党领导人马世和烈士。1939年春,年仅17岁的她经中共江北特委批准入党。她是我党隐蔽战线上的孤胆英雄,奉命打入日伪特务机关,孤身战斗在敌人心脏,收集到大量重要的机密情报。端庄美丽的她出生入死充满传奇色彩,电影《白玫瑰》即以她为原型。马世和故居位于寺街街区三衙墩4号,现保存完好。

诗中另一位刘胡兰式巾帼英雄任若云,是牺牲时年仅19岁的优秀共产党员。1947年12月7日,她在敌我交界边缘地带执行任务时被捕,坚贞不屈痛斥敌人,身中数刀壮烈就义。写到她,勾起我少年时代与同学们一齐看望任老妈妈的回忆,听她讲述任若云烈士的成长故事和斗争事迹,犹如昨日。长大后又知道了任若云的两位胞兄任哲维和任德昕,当年都是青年剧艺社和文艺协会的骨干,参加了“三一八”斗争,是我父亲的亲密战友。

“健吾刑场歌未灭”,健吾即钱健吾,南通地下党文化支部书记,曹从坡则是他的入党介绍人。他与顾迅逸一起按地下党领导人马世和的指示,组织青年剧艺社的多场进步话剧演出,举办了4次文艺晚会,凝聚起一群进步青年成为基干力量。正是他从解放区带来曹从坡传达的城工委指示,成立“文协”以便利用合法名义召集游行请愿,并与顾迅逸共同起草了《南通文协致军事执行调查小组的公开信》(这份重要历史文献的顾迅逸手稿现珍藏在南通博物苑)。他俩按城工委指示,组织了“三一八”革命斗争的系列行动。斗争中顾迅逸公开的行动,使他上了中统特务的黑名单,成为震惊中外的“南通惨案”首位牺牲烈士。钱健吾则是在任我党苏中联络站东站站长时,于1947年5月4日在战斗中受伤被捕,被敌活埋,临刑高唱《国际歌》。

那年高考,我看到作文考题《国际歌响起的时候》,眼睛就湿润了……

今夜无眠,星月亦无语,唯笔下波澜起伏。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中秋之月特别皎洁。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