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饿死不失节”的缪金源

“誓饿死不失节”的缪金源

□季小平

缪金源与魏建功合影(坐者为缪金源)。

缪金源,民国时期北京大学、辅仁大学教授。1898年出生于江苏省东台县角斜场(盐场场署所在地,现江苏省海安市角斜镇)一大户人家。4岁开始先后入私塾、角斜初级小学、栟茶高级小学,1914年入江苏省立第七中学(现江苏省南通中学),1919年考入北京大学,1923年留校任教,主教中国古典文学《作文》(古文)。1937年任教辅仁大学,因坚拒为日本人的奴化教育服务而于1942年含恨饥饿而殇,获重庆国民政府行政院令褒扬。

缪金源的文学功底相当深厚。民国初期,在新文学已经进入北京大学教育课程的情况下,中国古典文学仍然在北京大学课程体系中占据着绝对优势的地位。缪金源在北大支教中国古典文学课程《作文》,时任北大文学院院长、北大中文系主任胡适的评价是“缪金源是个好老师”。缪金源生前好友、北京师范大学物理系教授顾正容的孙子在2014年微博《串珠纪事(8)》中介绍:“缪金源,是辅仁大学教授,学问很大,曾一学期专门讲授《庄子天下篇》,享誉京城,人称‘缪天下’……祖父后来曾问缪先生,究竟能背出多少首唐诗,缪先生回答,大概五千首总是有的。”

早在南通中学期间,缪金源与一批志同道合的学友魏建功、吴俊升等一起切磋学问,共同组织课外研究会。在北大执教期间,师从胡适,并与鲁迅、魏建功、吴俊升、顾正容、夏德仪等过从甚密,这些人日后大多成为中国文化界具有深远历史影响的人物。

学生时代的缪金源是一个具有新思想、新思维的新青年和无政府主义者。1919年《新闻周刊》筹备创刊,缪金源是主要撰稿人之一。1920年1月创刊仅仅17期即被北洋军阀政府强制停刊的《北京大学学生周刊》成为“马克思主义早期传播的重要推动”。1923年与朱谦之等17位北大学生声明自由听课,不要北大文凭,被称为“自绝生”。缪金源教授生前同窗好友、著名教育家、曾任国立北京大学教育系主任、台湾“中华民国教育部”次长、香港中文大学新亚书院第二任院长吴俊升撰写的《缪金源教授备传》记述:“当五四潮流激荡间,有志青年寻思改革社会,而改革自本乡开始。一时苏省各县青年组织团体,从事改革乡志者风起云涌。余与魏君建功在如皋组平民社,发刊平民期刊。而缪君则独立刊行一版,名曰《东台人话》,评论地方政事。”1923年,缪金源与魏建功、潘梓年、夏德仪、李浩然、施之瀛等创办《江苏清议》,批评军阀官僚政治。

北平沦陷后,缪金源因体弱累重不能离开北平。1937年至1938年,他一整年都隐居不出,食贫自守,直到1938年秋天才从辅仁大学哲学系和司驿学院教钟点书,月收入130元。后来因发表了“非宗教”言论得罪了天主教神父,第二年就没有续聘。他在战前,收入相当丰厚,但沦陷后在辅仁大学教书时,因为入不敷出,已经减到每天一粥一饭。1939年离开辅仁大学,生活更加困难。他在1941年4月25日给魏建功和夏德仪的信里说:“自离辅大后,生事良苦,岁杪又举一男,牛乳竟月费二三十金。诸儿量其宏,每日食十斤(玉米或小米一餐)。且全家长幼均多病……以贫困故,概不服药。老父因仰食者众,且季弟营小医院于沪,两年来亏耗血本万金,今年不复能相济。然誓饿死不失节!”自此以后,他从“每天一粥一饭减到每天两顿粥,到最困苦的时候,全家只落得一天只喝一顿粥了。1942年,缪金源在贫病交迫中去世。次年,他的夫人也追随金源而去。

缪金源夫妇辞世时,挚友魏建功已随西南联大迁至四川,身后事只好由在京其他同乡帮忙操办,七个孤儿(缪金源生前育五女一男,他去世后,又生一遗腹子,取名缪学齐),在京别无亲戚,大家商量最好的办法是送回江苏老家。1943年,缪金源的生前好友顾正容送7个孤儿回江苏老家。

缪金源去世后,他的学生叶嘉莹题挽诗哀悼:“山林城市讵非讹,箪尽瓢空志来磨。又见首阳千古节,春明也唱采薇歌。”后来,吴俊升将他的事迹呈行政院,获院令褒扬。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