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声音

火车不是公交车,后者座位开放,没有谁对哪个座位有明确的权属,所以公共舆论鼓励给弱势群体让座,不让座会被视为违背公德,受到批评。但火车票有座无座、上铺下铺,有差价、有明确的使用权。花钱买来的权利,当然没有必须出让的义务。更要明确的是,不管是在火车上,还是在公交、地铁上,一般情况下,让座也不是绝对的义务,底线是尊重个人意愿,不能搞道德绑架。需要重申一句,道德更多时候是用来律己的,拿来律他,很容易沦为道德绑架。当然,这并不妨碍我们呼吁换位思考、爱心互助。毕竟,过度冷漠不是好事。只是所有美好的道德呼吁,前提是尊重个人权利,分清公德适用的场合。在火车这个权利关系明确的空间中,换铺位是美德,不换未必是自私。

——澎湃新闻网《这个上下铺不换就真不道德了吗?》

实际上,用人单位下班后让员工用微信、电话、邮件等工作,是一种非常常见的现象,已成为一种显规则。只是由于绝大多数用人单位表现不是很霸道,很多员工无奈接受了这种工作方式,但相安无事不意味着下班后回“工作微信”就合理合法。《劳动法》规定“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八小时”,下班后单位让员工用微信工作则超过了法定时间,明显是违法的。员工完全可以以法律为依据拒绝“工作微信”。但在现实中,绝大多数企业员工都不敢拒绝“工作微信”,下班后回“工作微信”几乎成为一种普遍现象,个体力量很难对抗一种普遍性规则。员工下班后该不该回“工作微信”,应该兼顾情与法。一方面用人单位应该就此问题与员工或者工会达成共识,形成一种制度。另一方面,也可以在劳动合同中明确,比如员工回“工作微信”超过多长时间,用人单位应当支付加班费或者进行其他补偿(如休假)等。

——潇湘晨报《下班后该不该拒绝“工作微信”》

快递员直接将快件投递到快递柜中后给收件人发送取件验证码,要求取件人凭借验证码取件的做法,涉嫌违规操作。本来,投递到何种地方,投递给何人,需要按照约定或者征得取件人的同意。而快递员的做法,显然是直接替取件人做主,擅自强加给取件人自行取件的义务。尤其是,擅自决定由取件人承担逾期费用或者保管费用更涉嫌推脱自己责任,加重消费者义务。因为按照目前快递柜的收费模式,一旦快件被投递到快递柜,就等同于快递员完成了投递义务,取件人不仅要自行取件,还要承担保管费用或逾期费用,更是被剥夺了当面验视的权利,且承担快件损毁灭失的风险。可以说,当前的这种快递柜模式,显然对消费者极为不公,已涉嫌属于漠视消费者权益,规避投递方责任的霸王条款。

——潇湘晨报《快递柜岂能沦为“收费柜”》

“网红直播间推荐食品”这样的商业模式,本身是没有问题的,有需求就有市场,而且商家和网红的合作是自愿的。但是,网红直播间不是三无产品的法外之地。监管部门的视线应该触及这个范围。市场监管部门要介入“网红直播间推荐食品”链条之中。要从广告管理的高度,约束“网红直播间推荐食品”的广告内容,所有的食品广告都不能是信口开河的,其宣传的内容必须严格按照广告法的规定执行。而对于网红推荐的食品,还需要坚守一个底线,所有的食品都必须是正规企业合法生产的,三无食品不能成为被推荐的内容。

——法制晚报《“网红广告”需要亮红灯了》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