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福大学:震颤背后

斯坦福大学:震颤背后

《人类的明天》 [法]席里尔·迪翁

北京联合出版有限公司 2018-8

如果把地球史按比例缩至24小时,那么人类就只存在了短短2分钟,工业革命以来的历史不到1毫秒。塑料垃圾在太平洋聚起“第七大陆”;半数野生物种灭绝;石油只够用50年;大都市像八爪鱼一样扩张……

席里尔:你们在《自然》杂志发表的文章,给了我们巨大的震撼,几乎难以相信。还有其他同类研究吗?

伊丽莎白:几十年以来,科学家们一直在研究我们涉及的那些问题:气候变化、人口变化、各种生态系统的消失和转变、物种灭绝、污染……我们综合了以上所有研究,并在它们之间建立起联系。把所有问题综合到一起后,我们才发现结果有多严重。

安东尼:我们想知道,生态系统将如何应对这些叠加在一起的混乱。所以才产生了“倾覆点”这个概念。

梅拉妮: “倾覆点”是什么意思?

安东尼:我们喜欢把变化看作一连串逐步发生且易观察到的事件。而生态系统也的确是以这种方式起反应的,直到某个点为止。之后,一切都会突然改变,有点像火上的水壶,在好几分钟里没有任何动静,然后在某一秒钟,水突然开始沸腾并变成蒸汽。我们这项研究的特别之处就在于,我们谈到这个“倾覆点”,并把它看作一件发生在整个地球上(而不仅仅是在几个孤立的系统中)、发生在我们有生之年的事情。

从我出生起到现在,地球人口竟然增长了两倍。这在历史上也是前所未有的。还有物种灭绝问题。现今,灭绝范围之广、速度之快,简直可以和恐龙灭绝时期相提并论。

伊丽莎白:然而,要重新积累起足够丰富的生物多样性,让类似的物种诞生,需要数百万年的时间。

安东尼:变化的速度快于社会的适应能力。这就是问题出现的原因。

席里尔: 如果我们到达这个“倾覆点”,会发生什么?

安东尼:一说到“倾覆点”,很多人想的是:“老天,我们要死了。”我们并不是这个意思。但地球的宜居度会大大减弱。例如,即使我们能将温度上升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 气候变化也会引发更加频繁的自然灾害(暴雨、洪水、飓风、台风、干旱……),水位也会上升……我们可以在美国看到这一点。

伊丽莎白:当我们把气温变化、气温变化速度、物种灭绝速度和人口增长速度等问题结合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就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了。

梅拉妮:所以会产生什么后果呢?

伊丽莎白:一些自然资源匮乏的国家,将渐渐无法给国民提供他们所需的物质与服务(水、食物、能源和由此产生的就业……),或者因太过昂贵而无力进口,于是它们的国民就会开始移民。移民的到来会使其他国家失衡,而且可能导致族群间的恶意。这种现象已初现端倪。

安东尼:如果我们做最坏的打算,也就是我们既不改变经济模式,也不改变温室效应气体的排放量,并且放任人口继续增长,那么一条条的轨迹一定会非常可怕。我们已经用去了40%的陆地进行耕种,因此将需要砍伐大部分热带雨林,这样做能让我们赢得一点儿时间,但微乎其微。

伊丽莎白:砍伐森林会让生活在其中的大多数物种灭绝,并破坏产生洁净水的生态系统,失去吸收二氧化碳的树木,因此,气候变化将愈演愈烈。我们在尝试解决一个问题的同时,又加剧了另一个问题。

安东尼:把所有问题结合在一起后,我们发现,它们会极其迅速地将我们引向一个非常不舒适的世界。幸好这些趋势已稍有缓和,但我们还有太多事情要做。我们处于一个需要觉醒的历史时刻,我们目睹这些事情发生,也知道大部分的解决方法。在接下来的15~20年里,我们有很好的机会去行动,但这也需要人们愿意行动。正如华盛顿州州长杰伊·英斯利所说:“我们是感受到气候变化之影响的第一代人,也必定是可以为之做些什么的最后一代人。”

梅拉妮:如果我们在未来20年里行动起来的话,还能阻止气候变化吗?

伊丽莎白: 就跟车一样,在刹车之后,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停下来。所剩时间不多。我们可能有20年时间将所有这些重新引至正确的方向。这是人类的关键时刻。所有人都觉得应该是别人来做这些事。但采取这些行动,需要集体的努力。

安东尼:很明显,问题很严重,但是我们有70亿人。如果每个人都能做出一点点努力,那么这些努力累积在一起就会是很大的改变。 (节选)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