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战阚家庵

激战阚家庵

□羌松延

在车水马龙的新苏225省道东、团结河南岸,古运盐河畔有一座小镇阚家庵,沐浴在仲秋的阳光中,宁静而安详。但除了生活在老街的几位留守老人,这里的人们或许早已淡忘了七十年前发生在老镇的那场激战。

易守难攻阚庵据点

抗战胜利后,位于南通城下、占地15平方公里、有近八万人口的通西四安区一直是敌我争夺的重点区域。1945年冬,我通西地区沦陷;在华中野战军赢得七战七捷北撤后,国民党军全部占领四安区;1948年初,我军逐步恢复通西,直到华中九分区于3月解放石港,继而收复花市街后,形势逐步由被动变为主动。在四安区队与小游击队化整为零的“破击战”攻势下,1948年9月17日(农历八月十五),驻守在四安镇西严家庄、虾蟆庄实施重点“清剿”的国民党军一四六旅四三七团一个营和南通保安团羌永健一个营被迫撤离;随后,驻守四安镇的国民党地方武装见势不妙,也很快南撤。

然而,不甘失败的国民党军再下赌注,重新调集武装集结于四甲、东社、金沙到阚家庵运河一线,企图先保住运河线,继而巩固长江防线。阚家庵据点是通如地区外围最大的据点,它位于南北连接石港南通、东西连接横港、西亭、金沙的水陆交汇点,独特的地理位置,使其“可支援四面八方”。

作为军事重地,阚庵据点驻扎了从蚌埠调来的实力较强的铁路交警十五纵队第二大队本部和五、六两个中队,共400多人。配备有两挺日式“九二”重机枪、10余挺轻机枪,还有美制汤姆枪30余枝、卡宾枪近40枝,兵员大部分为有作战经验的老兵。此外,镇上还驻有四安区区署、四安区民众自卫队及少量还乡团武装。如此兵强马壮,“故这里易守难攻”。

久攻不下炮排显威

为拔除阚家庵据点,同时改善新组建的华中九分区九团的武器装备,分区党委慎重作出决定:攻打阚家庵,并将主攻任务交给九团。同时,还谨慎地部署了打援部队:如东独立团5个连在庵南的兴仁镇设伏阻击南通城援敌;通如支队5个连在西北方向阻击刘桥方向来敌;海门独立团、分区八团和南通县独立团分别负责牵制阻击海门、金沙和唐闸、平潮增援之敌。

1948年10月1日(农历八月二十九)晚,分区主力分三路将阚家庵包抄。夜十时半,三颗信号弹腾空而起,九团发起攻击,阚家庵战斗打响。国民党军虽猝不及防、仓促应战,但由于其武器装备精良,火力太猛,同时工事坚固,内外双围土墙又高又厚,加上我军没有重武器与火炮,直到天亮,也只攻下外围墙。到了白天,进攻更加困难,战斗进入胶着状态。

就在大家万分焦急之时,10时30分,我方截获了上海回复南通城防司令部的一份电报:“转告守军坚守到中午12时,上海空援飞机一定准时到达解围”。这一意想不到的情报顷刻间使战场形势变得更加紧张。

在前沿指挥所(设在阚庵大桥北河东岸周均宅)亲自指挥战斗的军分区副司令员、人称“独臂司令”的彭寿生(司令员赴省军区开会)立刻召集团长钟志楷、政委赵一德等人研究对策,并重新组织火力。彭寿生下达了“必须在12点敌机空援前拿下据点”的命令,同时传令九团直属炮排立刻参战。炮排排长朱锦成将全排炮位距离尽量缩小、合理,并亲自在一个小阁楼上架起一门小炮。考虑到炮排弹药不多,为了将核心地堡置于有效射程和最佳杀伤范围内,他又多次校正位置和距离。随着八二炮的成功曲射,彭寿生又同时组织了突击队将工事围墙炸开,经过半小时的激烈争夺,终于在11时30分前结束了整个战斗。

战斗结束后,分区主力来不及打扫战场,便立刻向北撤退。当两架敌机飞来时,我军已进入石港,并全部隐藏到玉米地里。敌机漫无目标地一阵扫射后,扔下两颗炸弹便回去交差了。

此次战斗,分区主力取得了阚家庵战斗的全面胜利,被彭寿生称为“九分区境内最后一次攻坚战”。后来,经过几次小的战斗,通如地区全境解放。

众志成城确保胜利

阚家庵攻坚战的胜利,离不开隐蔽战线和后方群众、地方武装的贡献与支持。

获悉阚家庵据点被围攻后,南通城防司令部电话命令县汽车公会蔡理事长当夜“备齐十辆卡车,天亮就出发”。我方隐藏在汽车同业工会的黄甫云获悉该命令后,火速向组织汇报。经分析,征用车辆肯定是为次日运兵增援阚家庵所用。于是,南通地下党立刻组织石丛云等人,分头通知各车主“在天亮前将卡车疏散到郊外”,对开不走的卡车就地破坏。果然,天亮之后,无车可乘的国民党官兵在桃坞路汽车公会门口乱成一团,将近中午,他们才拦到两辆过境的外地卡车,挤上车往阚家庵方向急驶,而其余人员,只好步行。当车开到兴仁时,得知战斗结束、望尘兴叹的援军也只好灰溜溜地回城了。

四安地方武装也积极配合主力作战。2日上午,该区两个乡的武工队在高家桥附近成功阻击援敌,将由刘桥赶往阚家庵增援的二百多名土顽打得不敢前进,最终只能乖乖地缩回了据点。

四安百姓也为这次战斗作出了不少贡献。家住庵北乡王家师尚园的王宗富、王宗贵和王宗华(时为乡武工队员)三兄弟为分区主力带路,战斗打响后,兄弟三人又分别参与到民工抢运和前线作战中。

此前,因对敌斗争需要,我方拆除了交通要道上的温家桥。为了九分区顺利过河,温桥村刘国平、宣成恩、魏佰清等人在保守军事秘密的情况下,想方设法,提前筹集了木板,当天又带领群众抢在傍晚时分大军到达之时搭好浮桥。步兵过后,因重武器和军马无法通过,他们又紧急加固。

此次战斗的后方医院设在南三官殿温桥小学,四安区干部群众积极参与后勤工作,战前,他们从邻居家甚至邻村借来棉被、门板、锅碗等,仅吴金仁家就借出条凳四十张。战斗开始后,当地干部群众又参加到救治伤员的辅助工作中去。蒋一乡群众就出动担架六十多副,有力地支援阚家庵战斗。

参考文献:

1.彭寿生《高山上的火苗》,江苏文史资料编辑部,1996年1月

2.蔡树林《奋进——四安七十年》,江苏人民出版社,1995年9月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