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资深检察官到纪检“新兵”

从资深检察官到纪检“新兵”

在检察机关干了28年的张威武,59岁时转隶到崇川区纪委监委工作。从“惩治犯罪”到“治病救人”,他始终爱岗敬业,忠于职守——

今年初,一批在反贪、反渎、预防等办案一线摸爬滚打多年的老兵,心怀不舍,摘下胸前检徽与昔日战友泪别。在这群转隶干部中有一位特殊的“新兵”,他就是在检察机关干了28年的资深检察官、现在崇川区纪委监委工作的张威武。

改变的是身份 不变的是信念

28年前,下过乡的张威武回城进入国企工作,之后通过努力考入了检察机关,目前是一名即将在纪检监察工作战线退休的“新兵”。即将60岁的张威武,个子中等,身材瘦瘦,皮肤黝黑,和“威武”一词真是搭不上边。但和他一起共事过的人都知道他人如其名,沉稳干练,工作踏实,在处事上有原则,有方法,威武不能屈。

转隶前张威武是崇川区反贪局副局长,曾参与办理过大要案,有丰富的办案经验,是一名反腐战线的“老兵”。说他是“新兵”,是因为他转隶到区纪委工作还不到半年,对于纪检监察工作来说是一名“新兵”。与众多转隶的同事们一样,张威武每时每刻都能感受新单位带来的新变化、新挑战,不由自主地在压力中加快自己转变的步伐。他的办公桌上的案头书籍从以前常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变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

任务再困难 也要愉快接受

来到纪检监察条线已有数月,伴随着“哒哒哒”的键盘声,张威武不是在办公室里埋头撰写报告,就是在审查室制作笔录。办公室、谈话室,处处都是他忙碌的身影。

一次,领导分派给老张一个经过几番调查都没有结果的案件线索。被审查人前期被找谈过多次,极不配合。多年养成的缜密和敏锐的侦查意识,让老张总是不会轻易放过每一个细节,他与同事们进行分工合作,通过精细的外围取证工作,将涉案信息逐项逐个分析排查。终于,老张和同事们在被调查人日常行动轨迹中发现了被调查人与相关当事人的一个关联事件,使得案件峰回路转,案件进展发生了转折性突破。最终被调查人在事实面前对自己的违纪违法事实供认不讳。

“身为纪检监察人,工作中我们从来不怕困难,也从来不谈条件,任务再棘手,也愉快接受。”这是老张经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

四种形态都运用过,就不留遗憾了

“老张,工作上差不多就行了,都快退休的人了,何必这么认真。”“我有明显的职业强迫症,没有办法,多年养成的习惯改不了啦,组织交办的事情就要认真踏实地做好。”老张憨笑着说道,眼神却格外坚定。

几个月前,在办理了普通党纪、政务案件后,老张找到单位领导,坚决请求参加办理留置案件。领导和同志们都说:“老张,查办留置案件既辛苦时间跨度又长,你即将退休了,还是选点轻松的事做做吧。”但是架不住老张的软磨硬泡,他的请求终于得到批准。5月初,老张参与了崇川留置第一案的审查工作,留置场所离市区有十多公里。平时,他很少回家,大大小小的家事他都无暇顾及,在“家事”与“公事”之间他总是选择后者。留置对象谈话有反复,老张便利用其阅历丰富的特点,在对谈话对象职业、家庭、个性全面了解后,进行理解式谈话,与被审查人员促膝谈心,帮助其放下包袱,提高认识,在正确地认识自身错误的基础上和组织交心。在办案过程中,留置人员提出“我想看书”的要求。老张就拿出《党章》、《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放到留置对象桌案上。“既然你想看书,我想你应该重温一下党章,好好对照党章党纪找找真正的自我。”在留置对象翻看《党章》的过程中,老张语重心长地谈起自己入党时的情景,使得留置人员数度哽咽。最终,在老张引导下,留置人员逐步提高了认识并主动交代了问题。

该案审查结束后,老张也将迎来自己的退休生活。一路走来,从资深检察官到纪检“新兵”,从“惩治犯罪”到“治病救人”,他始终坚持着自己执着的信念:爱岗敬业,忠于职守。·徐永忠·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