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经历的洋口港开发

庆祝改革开放40年

我所经历的洋口港开发

·袁新安·

今年7月18日,中俄能源合作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向中国供应首船LNG,通过北极东北航道运抵洋口港。一时间,地处如东的南黄海之滨,嘉宾云集,彩旗飘扬,中外领导为远道而来的LNG船共同剪彩庆贺。此情此景,我不由想起此前洋口港开发的艰难历程。倘若没有改革开放的时代背景,没有几代人的不懈努力,洋口港可能至今还沉睡在大海中。

上世纪80年代,我在如东县政府办公室工作。一天,领导嘱我随行到市里参加一个会议,据说是一位香港客商准备在南通沿海搞30万吨原油进口项目,南京大学的专家推荐了如东洋口,市里特地开会研究。进入市政府会议室,才发现会议规格很高,气氛甚至有些紧张。除市长、常务副市长、各位副市长到场外,一些已经退下来的老领导、市政府主要部门的主要负责人均悉数到场。会上争论激烈,焦点是项目究竟是放在洋口,还是放在另外一个县区。因为涉及切身利益,我们和另外一个县区的同志均退场回避。后来得知,这次会上不少人认为放在如东条件不成熟。洋口港有可能迎来的第一个开发项目,就此“胎死腹中”。为这事,县里连夜开会,痛下决心,再难也要开发洋口港。就在这激情燃烧的当口,我被调到了临时组建的洋口港开发办公室工作。

组建办公室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为港口开发寻找一个设计单位。计划经济年代,港口设计院都由国家管控着。一听说我们想做一个尚未得到权威部门认可、计划本子上根本查找不到的地方港口设计,根本没人接这个茬,我们几乎跑遍全国,还是一无所获。后来,还是中科院院士、南大教授王颖的爱人朱大奎教授指点迷津,让我们去找天津一航院的中国工程设计大师顾民权。就这样,带着朱教授的亲笔信,我们连夜赶到天津,在那里苦等一个星期,最终才辗转找到顾大师。被如东人建港热情深深打动了的顾大师,破例接受了洋口港设计工作。至此,洋口港的前期研究工作才算走上了正轨。

(下转A4版)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