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声音

父母不在身边,很多致力于解决留守儿童手机成瘾的方案容易流于空谈。譬如,很多手机游戏已上线防沉迷系统,但在父母远隔千里的背景下,此类措施效用极其有限。缺乏父母的监督,很多留守儿童会利用他人身份信息注册手机账号,轻而易举绕开防沉迷系统。对这些留守儿童的父母来说,避免孩子沉迷游戏和网络直播并非易事,无论是资金还是技术,都在由农村向乡镇、由小城市向大城市流动,农村产业空心化加剧。要遏制留守儿童手机成瘾,关键在于筑牢乡村产业,让农民工能够在家门口找到得以养家糊口的岗位,从而兼顾家庭和工作,在教育孩子和赚钱养家之间求得平衡。企业、教育部门和学校虽有使留守儿童免于沉迷手机的责任,但终究力不从心,无法像父母亲一样,时时刻刻对孩子督导和关心。

——中国青年报《不要让网瘾“慰藉”孤独的留守儿童》

当前,一些地方发出了鼓励生育的明确信号,并且要求出台具体的措施,如延长产假和陪护假,对生育二孩的家庭给予更多奖励政策。可惜,对于由此提升的企业成本该如何合理消化,却少有顾及。在生育政策逐步开放已成大势所趋、鼓励生育已具备共识的今天,生育成本的社会分担机制不该再缺席。长期以来,我们对于生育行为的认知都停留在家庭伦理的范畴,而未将之上升到社会层面。其实,生育行为具有高度的外部性,这不仅表现为可能构成员工和企业的博弈,更表现为,生育归根结底是社会人力资源发展的基础。无论是鼓励生育,还是开放生育政策,都应该在个人(家庭)、企业、社会之间确立新的生育成本分担机制,如此才能真正减少有形无形的生育顾虑和阻力。

——中国青年报《“插队怀孕”被辞退 生育权利配套保障别再拖后腿》

套路化的悲情营销,显然已经不是单纯的道德议题,而是亟待法治出手的底线问题。一则,对于平台方来说,放任虚假的悲情营销而疏于治理,起码要承担连带责任。关键词过滤很难吗?一票否决式销号并禁止注册很难吗?怕就怕双方在营收上欲说还休,剪不断理还乱。二则,执法部门应加大违法必究的力度,侵权的要究责、扰乱市场的要治理、不正当竞争的要惩戒、坑蒙拐骗的更要打击,这些渐成气候的乱象不能总是点到揭露或谴责为止吧。无底线的悲情营销并不是治不好,而是刚性的法纪压根儿就没有好好治理。总之,这种蠢坏蠢坏的恶毒营销,不能再当成笑话而配合表演了。

——光明日报《无底线的悲情营销亟需严惩》

“以房养老”实践效果不理想,原因之一是保险机构参与热情不高,主要是顾虑房价下跌、传统观念难以改变,所以实质运作的只有一家保险公司。而“存房养老”与房价关系不大,又迎合了传统观念,所以金融机构会比较积极。“存房养老”吸收了“以房养老”的经验教训,解决了“以房养老”发展的部分瓶颈,这种探索值得肯定,对现有养老方式是一种有益的补充。同时,也为参与其中的金融机构、养老机构提供了新的发展机遇。因此,从市场到政策,都应该鼓励支持“存房养老”,给养老多一种支撑。当然,“存房养老”究竟怎么样,市场是块“试金石”,但有政策支持的话,效果应该会更好。其实“存房养老”的意义不仅在于养老,还有利于租房市场发展,原因是老人或子女将房子存于银行后,这些房子会用于出租。

——北京青年报《“存房养老”是否更容易推行》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