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东白马庙

南通东白马庙

□冯金林

南通有个东白马庙,但鲜为人知。

坐落在石港镇花市街西南的东白马庙原名“通济庵”,传说始建于明朝万历年间,地处黄海边。后因海匪滋扰,庙宇残破,主持大师化缘来到石港地界,看中了这块三面环水的宝地,于道光年间在当地乡绅的捐助下,在此建立新庙。在搬迁中因白马劳累至死,故将通济庵更名为白马禅寺,因如皋已有一座白马庙,故俗称为“东白马庙”。

东白马庙的南、西、北三面环河,占地约四亩,大殿坐北朝南,高大雄伟,共三大间,柱梁朱红油漆,光可鉴人。正殿中间置“弥勒佛”,袒胸露腹,笑口常开,右后方为“护法天尊韦驮”,东西两间各有台座,东为“文殊”,西为“普贤”。正殿两边有十八尊“罗汉”塑像,姿态各异,栩栩如生。

正殿前面是宽敞的砖地庭院,两边为厢房,西厢房塑有观音菩萨、都天菩萨、地藏王等。东厢房其中一间供着巫老爷,他身穿白袍,肩背雨伞,七孔流血,令人生畏。东厢南边是偏门供有两匹白马,由两马夫牵着,似在向前奔驰。东厢房北边一间是庙门,大门朝东,与回廊相通,可以直抵正殿。

据我奶奶和我父母回忆,民国初期,当地百姓捐资助学,紧靠庙的东边南北相向盖了四间教室,校名为东白马庙小学。南通解放时,因多年战乱,东白马庙已是满目疮痍,学校早已停办,唯一的和尚也跑了。四安区委发动群众拆除菩萨,经过一年多时间建成了一座校园规整、设施较齐的初级小学,因学校校门与东边的卞家桥遥遥相对,故将学校改名为卞桥小学。至1958年,卞桥小学一度成为江中乡的中心小学,学校设备完善,共有小学双轨十二个班级。

“文革”期间,学校更名为向东小学,上世纪七十年代也成为有初中部的戴帽子小学。之后由于生源逐年减少,于1998年撤并。

2007年,石港镇政府决定将卞桥校房屋拆除,予以复耕,在当地群众的要求下,正殿得以保留。2008年他们自发集资,将正殿重新修缮、油漆,先后塑了弥陀佛、观音菩萨、地藏王、巫老爷等十几尊菩萨像,每年还会举办一次庙会,平时也偶有香客前来进香祭拜,祈求平安,但规模与从前不可同日而语,早没了往日的风采。

前些年老学校后面长有成片的银杏、水杉,东南角那座连接七、八两个大队交通要道的水泥桥上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但随着道路改造和农田复耕,这曾繁忙的交通要道成了僻静的一隅,桥也有些破损,两边长满了杂草,鲜有人走动;学校后面的小树林已不见了,原操场和树林田已被卖土挖成低田,长着水稻。孤零零的三间庙房,歪斜的两根空旗杆,红砖块垒砌的烧香坛,走廊两头有些斑驳的两匹白马,没有缭绕的香火和不绝于耳的木鱼声,只剩下岁月走过的痕迹,让这里显得有些凄凉和落寞。

我没有在东白马庙校读过书,也没在这里工作过,没有特别熟悉的人,说不上有特别的亲近感。但我对这里却怀有一种深深的敬意。从小就听父母说,1946年10月卞桥乡的几千群众,在这个学校的操场上为原四安区委副书记、通西联队政委江中烈士收殓,举行隆重的追悼大会。江中就出生在东白马庙东北的一个村子里,他在带队打击顽匪羌九侯部的一次战斗中,为掩护战友而献出年仅21岁的生命。他的墓就在花市街东边的平五公路南侧,青松翠柏傲然屹立,像卫士守护者烈士的英灵。当地政府和人民为纪念他,把卞桥乡改名为江中乡,1962年改为江中公社。在东白马庙这块热土上,还留有四安区委书记蒋一、副区长吴维臣等先烈战斗过的足迹,他们年轻而宝贵的生命献给了革命事业,他们的英魂长眠在这大地。所以每当我经过这里时,心中总会涌起一种对先烈的崇敬之情。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