烦 恼(小说)

烦 恼(小说)

□王海波

林江吃了一惊,前排那女的后背像极了何梅。但林江知道,何梅不会来这里。

十多天前,林江就接到市里通知,让他参加梁教授的讲座。他来得早,会场没有人,他选择靠门口的位置坐了下来。早立秋了,可这两天才有了秋天的感觉,下了两场雨,天气凉爽多了。

他看了时间,还有半个小时,林江就到外面院子里抽烟。院子里有一大水池,水清见底。林江看水池里的鱼,水至清也有鱼,都养的花鱼,五颜六色,游来游去,好看极了。石廊边上有竹子、花草和石头堆砌的假山,假山旁边有一小亭子,亭子里有小石凳和石桌,林江坐下来看景致。城市一大,条件就是不一样,这地方多幽静啊!在这里读书、写作该有多好。林江香烟叼在嘴上,用手机拍来拍去的。

会场里陆续来人,他不担心位置被别人挤占,桌上有他的包。他边跑边看手机,他把会场的场景也拍了一下,然后选了六张照片发到朋友圈。他每次发朋友圈,偶尔还会把自己的照片发上去,过后等别人给他点赞。点赞越多他就越开心。所以前排那女的坐下来的时候,林江并没有注意到,或者说他根本没有想其它东西,他只是在玩手机。

直到梁教授清了清嗓子,开始讲课时林江才抬起头,打开笔记本,把屏幕上显示的标题记了下来。梁教授讲得很认真和透彻,林江还是用心听的。梁教授今天讲的是西方作家的现代感觉,主要讲了穆齐尔、黑塞、卡夫卡等作家的作品,这几位的作品他读过,没读全。比如穆齐尔他只读了《没有个性的人》,比如卡夫卡他只读了《城堡》等等,他也是喜欢这些作家的,回去了他要把他们的书买全了。听了会儿林江就低下头,看他的手机。

如果前面那个女的不站起来出去接电话,林江想不起何梅来。那女的侧面也像,就是臀部大了点,接完电话,那女的面带微笑,坐回位置,经过林江面前时,他闻到一股香味,淡雅诱人。那女的从上到下都是黑颜色,领口处现出一寸宽的粉红色领子,领子上有一小拉链,像一只小挂件,她一动就在摇晃。说实话,林江不喜欢短发的女人,他一直认为长发的女人文静、优雅、温柔,何梅也是长发。林江觉得前面那个女的穿着不很讲究,下身应该配一件花裙,讲台边那个扛摄像机的女人,衣服颜色搭配得非常协调,大方得体,看上去气质就不一般。林江看到的只是背影,犹如在欣赏一幅书画作品。其实,生活中很多人都是把背影留给这个世界的,又在猜测、飘忽中寻找真实。

林江为要不要联系何梅而纠结。他们不在一起很多年了,何梅一气之下离开了海边小城,林江却留了下来。分开后他们死不相往来,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又保持了联系。林江想,女人是一条流淌的河流,他在这条河流中忐忑过、思念过、困惑过、也快乐、痛苦过,他不想卷入漩涡之中使自己不能自拔,可当他的灵魂一旦接近死亡时,他又会在那汹涌的河流中,看到跳动的火焰,不时地照亮他的生命,他浑身就有种灼烧的感觉,使他局促不安。

人的烦恼是自找的,林江对自己说。他不知道何梅为什么老是炫耀着她现在的生活。有几次何梅回到海边小城就跟林江联系,说见上一面,林江也答应她。他们不去酒吧,不去咖啡厅,也不去歌厅,他们把车停在路边,两人坐在车上聊天。何梅开的奔驰,她的车价能买林江好几辆车。她又说她老公的车,说她在市里房子有几处。江边的那套别墅,周末去住住,看看风景。然后对林江说“回想起来,我真的要谢谢你!”

林江缓缓地说“你谢我什么?”

“要不是当初你逼我,我也不会走到今天这地步。”何梅的语气有点自嘲,听不出她是走对了还是走错了。

林江并不以为然,他摇下车窗,而后点了根烟,烟雾从车窗散了出去,和在了夜色之中。他说“能不能不要谈过去?过去的就让它过去。”

何梅说:“可是,我忘不了,时常在脑子里闪现。”

“可过去谁也没有对不起谁!”林江说,“我最大的错就是过于相信了你,现在再说这些毫无意义。”

何梅双手扶在方向盘上,侧过头来看林江,往事一下子就涌到她的心头,她的眉头蹙了蹙,眼泪差点下来。十多年了,林江脸上没有太大的变化,除了有点眼袋外,还是那么帅气,这个男人,何梅曾深深地爱过,爱得死去活来!她也曾深深地恨过,恨得死去活来!可真的像林江说的那样说过去就过去了?真的能过去吗?现在,何梅面对他,已没有了爱恨,只是惦记,内心也极其平静。这多好,不爱不恨了,继续做个好朋友,如果还想着对方,在孤寂闲暇时,发个微信打个电话互相问问,这份情倒是值得珍藏的。何梅嘴角上扬,微微一笑,说:“你不要抽劣质烟了,酒也是。”然后她下了车,打开后备厢,把备好的烟酒拎出来递给林江,林江每次都不要,何梅就有些生气地说:“你还是改不了你这文人的穷酸脾气,跟我还孤傲什么?”

林江唯一后悔的就是没带点海鲜过来,他知道何梅喜欢吃什么。以前吃饭,林江都点何梅爱吃的海鲜,何梅那时是幸福的。但今天林江没有想到要联系何梅,每次他到市里开会、听课、办事一结束他就赶回去,至多他去书店转转,买一些书,他不想烦人,独来独往,名和利对他并不重要,他图的自在。

讲座已进入互动环节,梁教授开始回答下面的提问。林江恍过神来,知道讲座快结束了,他下意识地给何梅发了条微信,告诉何梅他在市里听讲座。不多一会儿,何梅回过来了,她让林江发个定位给她,她马上过来接他。

林江迟迟没有发定位,何梅电话就来了。

“你在哪儿?”何梅问。

林江说:“在市会展中心”。

“我来接你吃午饭。”

“不了,这里有安排。”林江推托说。

“干吗这么客气,我也正好一个人”。何梅说。

“他人呢?”何梅领会他在问她老公。

“去广州开交易会了。”何梅不假思索地回答:“吃好饭正好带你去我别墅看看。”

林江想了想说:“不了,下次吧。”

他挂了电话,和一群人走出了会场。

热门排行